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薛兆麟从阿尔山到满洲里——人性并不总若美景-包子漫谈

浏览量:112

从阿尔山到满洲里——人性并不总若美景-包子漫谈艾蕾娜


阿尔山小火车站
从阿尔山去满洲里的路上,我们观看了全国最美的小火车站——阿尔山市的小火车站,这个始建于1937年的火车站如今与其 说是游客参观的有历史感的景点,倒不如说只是游客拍照的背景更合适。
没有人对它的历史乃至它到底美在何处细细品味,我丝毫没有感慨或批评的意思,因为我们大多数人旅游就是放松开心,至于有没有了解到什么知识或提升了什么审美素养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和亲朋好友聚在一起或独自在景点拍照的那个瞬间,我们对着镜头笑得真实、开心,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有了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路上我们又看了五里泉,五里泉那里人工设计的景致与长满鲜花绿草的湿地自然景观有机融合,看起来当然赏心悦目,美景之中的美泉,据说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还能预防好多常见疾病若姜,于是,人们纷纷拿着瓶子或桶来接泉水。

五里泉
泉水入口,真的是毫无异味,但也不是甘甜爽口的祁国晟,多数人感到的就是俩字——真凉!若在我大火炉济南,能喝上一口五里泉的泉水,真个是爽歪歪啦。但在内蒙古的大兴安岭地区,本来天气就不热原梓霏,你再喝上一口凉水,身体强壮的还好,若身体较弱楚才杯,你可能会担心着凉拉肚子呢。
因时间所限,很遗憾的我们没有去当地人气最高的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玩,但这么美的地方本来就值得多来几次,我们暗下决心:阿尔山,我们还会来的。
接下来的路程单调而美丽,在这样的路上行车对司机来说可算是一种享受了吧。
到达满洲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满洲里城市不大、人口不多,但作为口岸和旅游城市,非常干净整洁,据说前几年刚刚治理过,成效还是非常显著的。我们到达了预定好的圆梦家庭宾馆,女主人热情友好,是本地人,她说她年轻时每天下午下班才五六点钟,街上都看不到啥人,哪像现在人这么多这么热闹。其实在我们这些从拥挤的城市来到满洲里的人看来,正值旅游旺季的满洲里,人也不算多。
收拾停当后我们准备去吃晚饭了,有名的草原饭店人满为患薛兆麟,等不及了我们就挑了附近一家看起来还可以的饭馆。老板娘让我们看着墙上的图片点菜,图片上的菜看起来不但量大唐韵茶坊,给人感觉色香味俱全呢。
菜上来后却令人大失所望,色不如图也就罢了,量也少,更过分的是,爱吃肥肠的胖弟和我家先生发现肥肠做得不熟彭思桃,上来的羊腿一看就分量不足。叫来老板娘,态度还好,肥肠重新回锅,羊腿重新称过果然多算了一斤呢。后来结账时,一大份玉米粥竟然要加30元,这可是我们一路上遇到的最高价粥了逃离坎大哈,但因为粥不是明码标价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其实,一路上吃过的饭店大部分菜量足十鬼之绊,口味总体也不错。这还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么不实在的老板娘。也许老板娘以为我们只是游客,一辈子也来不了几次,来了也不一定去她那里吃饭,她的猜想也许是事实,但她没想到如果她为人实在讲诚信,我们是可以推荐给朋友的,朋友还可以再推荐给朋友啊。离他不远的草原饭店,不就是靠口碑迎来络绎不绝的外地游客吗?不过,以她的心胸和格局必然也不会想那么长远。
旅游中见识了很多美景,旅途中感受了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也遇到了那么多充满善意的人张苏泉,但是也总有些人让我们看到人性并不总如美景那般怡人,李宗盛的一句歌词说:爱有多销魂色狼证,就有多伤人。仿此造句:人性有多高尚,就有多卑鄙;人性有多美好,就有多丑恶。
这就是现实。戴景耀

孤芳自有人来赏


阿尔山的别墅式宾馆

我们在阿尔山入住的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