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藁城在线他和她做了整整一夜,不眠不休!事后却说她走错了房上错了人……-辣嘴

浏览量:114

他和她做了整整一夜,不眠不休!事后却说她走错了房上错了人……-辣嘴

“我…我要……”
正在冲澡的霍润涵,忽然感觉一个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紧接着,独属于少女特有的馨香也随之而来。
他皱了皱眉,不等看清楚来人,柔软的樱唇便附了上来。一双小手圈过他精瘦的腰身,不老实的在身后作乱。
“云辉哥……”女人低声呢喃,动情的吻着,同时身体也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来回蹭着。
似乎感觉到他的漠然,女人直接拉过他的手,放到了她那白皙柔软的起伏上。
霍润泽讶然之后看清来人,眉头一挑,黑眸深不见底,却明显感到呼吸一滞。
是她!
手掌下的触感是那么真实,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更是让人爱不释手,喉结不禁上下滚动了两下。
“给…给我嘛……”
那一声声如泣如诉的音调挑拨刺激着他此刻本就脆弱的神经,手下意识的重重一捏,成功听见女人发出一道娇柔的呻吟,更是瞬间让他喉头一甜。
霍润泽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个仿若桃花般明媚闪耀的女人,急促的呼吸间,一双手再度不安分朝着他的下身探去。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与此同时,那温和小巧的手,唤醒了他沉睡的长龙!
……这种时候他还能保持理智就不是男人了!
霍润泽仅存的理智,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眸底的欲火让那本就岑黑的墨瞳变得深邃无比,他低头狠狠的咬上那小巧的樱唇,指腹更是肆意在那白皙的胴体上游移点火,惹到女人呜呜央求着,他才弯腰,蛮横的将她抱起,直接从浴室扛到卧室。
丢到床上,欺身而上!
唇齿相依下的酒精气息瞬间感染了两人,霍润泽一边品尝着身下女人的香甜,一边将她的手臂举过头顶,用牙齿褪去她的最后屏障。
岑佳雯的肌肤被男人大力揉捏泛红,全身细胞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让她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双腿早已被撩拨的自然打开,她一边回应着霍润泽的吻,一边心想云辉哥哥的技术真不赖!
“快……受不了了……”
再也经受不住,岑佳雯用双腿紧紧坏住男人的腰,催促着他加快进度。
“真是个小野猫!”
霍润泽低笑咒骂一声,用力挺身,有节奏的律动起来……
累……
痛……
第二天醒来,身下那个无法启齿的地方与周围凌乱的环境提醒着岑佳雯,清楚的意识到昨晚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怎样激烈的情事,让她一边揉着老腰一边抱怨着。
卓云辉真是太野蛮了,昨晚都快把她弄死了!
更可气的是,他一点都不体谅自己是第一次,到后来无论自己怎么求饶,他都像是疯了一样美人重欲,翻来覆去的折腾她,像是活活要把她掰开了揉碎了一样。果然男人穿上衣服是人脱下衣服是狼。“衣冠禽兽”这个词,古人诚不欺我。
闷骚男!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一到床上就化身野兽一样威猛!不过,这闷骚她还挺喜欢的。
她挣扎着慢腾腾的起身穿衣服,在看见身上那斑斑的吻痕之后农卖网,本来因为一起床没第一时间看到卓云辉的那一点怨气也消失殆尽。
眼前仿佛又浮现出昨晚那一幕幕。交织在一起的沉重呼吸,紧紧相缠的身体,以及男人的大手一遍一遍在身体上划过所带来的颤栗,让岑佳雯的脸上再度浮起薄红,瑰艳不可方物。
身上除了点酸胀外,也没什么黏腻的感觉,想来应该是他在自己睡着以后帮忙清理了,照镜子的时候险些不认识自己。这还是她吗?
唇不点而朱,眉心眼底在不经意间都流露出女人独有的妩媚天成,不过一晚上时间,就像脱胎换骨一般。
当岑佳雯收拾妥当,悄悄从房间出来时,扶着墙刚别扭的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佳雯?你怎么在这里?”
她回头,看着卓云辉一脸疑惑的样子,心说,装的可真好!
“喂!卓云辉!昨晚的事情你不会是想赖账吧?”她装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跟他说道。
“什么账?”卓云辉一听更是迷糊了。
他只记得昨天他跟岑佳孜分手滞后心情不好,于是就和佳雯一起去喝酒,然后一觉睡到大天亮,睁开眼睛时便发现自己睡在了酒店。
听岑佳雯的意思,昨晚上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岑佳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指了指她身后的那间房,“就是这里啊,3009!你别跟我说你忘了!”
“这是3006,那才是3009!”卓云辉揉了揉眉心,无奈的道,这姑奶奶今天怎么连数字都分不清楚了。
“什么?”
岑佳雯不可置信的看过去,果然见身后的房门上,烫金的阿拉伯数字赫然写着3006!
晕!什么情况?
她看看满脸无辜的卓云辉,又看看怎么眨巴眼睛都还是3006的门牌号。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难道昨晚睡错人了十里坡剑神?
那昨天晚上在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又是谁啊!
靠之!
睡错人了睡错人了睡错人了……
这两天岑佳雯脑子里无限循环着这一句话,呵呵,这年头这么狗血到连八点档都不演了的剧情竟被她给碰上了,该说她运气真好是吗?
算了算了,都是成年人了,她就当是倒霉被狗啃了一口,赶紧忘了吧。不就是一夜情吗?现在出去说自己是个处女的才是史前怪物好吗?
在家晾了三天魔力家族,岑佳雯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学生,应该去上学了。
岑佳雯所就读的学校是A市有名的贵族学院,它的出名不仅在于强大的师资力量以及优越的设备环境,更主要的是这里面上学的人无不非富即贵。
在这所有的学生里,岑佳雯当属最不服管教的。
哪知才刚进校园没两步,从远处围过来的一群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就把她给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堵住她所有能离开的通道。
“岑小姐,能不能请您回答一下关于您在酒店与人密会开房的消息是否属实?
“岑小姐,作为岑家的继承人之一,梁佩诗这是不是就代表了岑家会与哪家集团产生合作?”
“岑小姐,众人皆议论您平日的风评作风恶劣,请问岑先生及夫人对此有何看法?”
岑佳雯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鸷了,这让那些记者更加的疯狂了,恨不得将自己的脸贴上去让她打,这样就不仅能拍到岑家千金与人上床的丑闻,还有动手的大新闻。
她瞥瞥眼看着要戳到自己鼻头上的话筒,微微蹙眉,“首先,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知我跟人上床这种不切实际的谣言,其中凡是跟诽谤有关的人我都会调查清楚。其次,我们岑家是合法公司,会跟谁合作不是看我跟谁睡了,如果那样岂不是那些想跟我们家合作的人都来跟我睡一觉就成了,你们是这个意思?最后——”
她目光如炬的一一扫过这些如吸血蚂蟥一般的记者,之后似不经意的扫向另一边一直将自己置身于事外状似“无辜”的人,缓缓开口,“我爸妈有什么看法你们去问他们,堵着老子的路做什么?”
记者们扁扁嘴,老子……
这岑家大小姐的脾气可真是……不是一般的横啊。
一连串彪悍的回答让本来蜂拥的记者热情急速冷却,可眼瞅着岑佳雯要离开他们的“包围圈”,还是不死心的想要上前追问,心一急差点把往前走的岑佳雯拽到。
这次,岑佳雯是真火了。
她站稳身子,美丽迷人的脸上一片肃杀。那眸底冰冷的温度都吓了众人一跳。然后……
她骤然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刚刚拉住她的记者脸上!
“我警告你们,老子给你们脸不代表着老子脾气好,姑娘我的生活作风也不用你们来评定。如果还有人来这里烦我,信不信岑家封杀你到太平洋海底!”
……
“信不信岑家封杀你到太平洋海底!”
第二天,各大知名娱乐报刊杂志网络上的所有头条新闻,全都是岑小姐这句霸道威武的话。
啪——
岑家老爷子,也就是岑佳雯的爷爷,在早晨看过报纸后大发雷霆,一把将报道拍在桌面上,拄着拐杖的手都在发颤。
“你们看看,看看你们教育的好女儿,这像什么样子啊,一个姑娘家做出如此有辱门楣的事情,还有这这这善元堂,这是个什么作风——说的什么话,我岑家怎么出了一个这样的子孙,你们做父母的到底是怎么教育她的?还有,哪一次不是那个丫头连捎带打的哄上你们几句,你们就什么也由着她了?你们这是溺爱,这是在害她!”
“是是是。”岑博鸿和董淑兰连忙附和赔笑,颇有些无奈。
这边成了这样,而岑佳孜就像隐形人一般坐在桌前默不作声。大儿子岑翔宇大儿子岑翔宇则在一边兴致缺缺的看着这两个平日在自己所在的领域处于顶峰的人,若是他们的下属看见跟小学生似的被训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
“一大清早的在吵什么啊?”
还不等老爷子再说些什么,话题的正主已经晃晃悠悠从楼上走下来了。
“你说在吵什么?”老爷子面色不悦,指着报纸上的照片吼道,“你来给我解释一下!”
岑佳雯眨眨眼,本想插科打诨的晃过去,结果在瞅见旁边老哥一直使眼色的情景,急忙态度极好的收起懒散的模样,端坐起来做出一副乖乖宝的样子,“对不起爷爷,这件事的确是我当时太冲动了,没有好好考虑会带来的影响,对不起。”
良好的认错态度果然让岑老爷子脸色好看了不少,之前那点怒气也就差不多消磨殆尽了,瞪她一眼后,这才没好气的说起正事。
“佳雯啊,我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明天就会对外界公布,那孩子是我老战友的孙子,品行什么的绝对没——”
“爷爷!”剩下的话被岑佳雯的惊呼打断,女子一脸不可置信,仿佛被什么噎了徐正雨,“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和我商量一下,怎么我一点消息都没收到?何况我连那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什么那男人,怎么说话呢!”岑老爷子又不高兴了,示意她先冷静,“你应该认识那孩子,对方是霍家的长子霍润涵,丫头,A市想给嫁给他的多了去了,能嫁给他你就偷着乐吧!”
“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整这些给人配对的事,人家不都说现在恋爱自由,爱情万岁的吗?您可不能干这种先婚后爱的事情啊。”岑佳雯苦着一张脸,不满的抱怨。
“小丫头,你当我想让你去祸害人家,也就人家不嫌弃你这么一个性子,知道你外面的风评到底有多差吗?何况,润涵那孩子我是知道的,听话懂事又有能力,做事也有自己的一套。而且难得的没那些世家子弟会有的花花肠子,人品端正,而且霍家跟岑家一向交好,你们在一起我能放心。”
岑佳雯吃瘪的听着自家爷爷把那什么霍润涵吹得天花乱坠,还不待她吐槽——
“不行!”
出乎意料的,喊出这句话的竟然是一直在这个家里没什么存在感的岑佳孜。
她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慌不择言道:“爷爷,您不能……”
岑佳孜的大眼睛里蓄满了眼泪,柔弱的样子看起来好不可怜,委屈的结结巴巴道:“润…润涵是,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求您不要,啊——”
话还没完,扬手而去的就是一个巴掌,董淑兰怒气冲冲的还保持着扇耳光的姿势,见着岑佳孜那副装可怜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仿若见到了数年前那个勾引自己丈夫的贱女人。
“什么时候岑家还有你说话的份了?那霍家是什么身份,也是你可以巴结的,如果再让我听见类似这种天方夜谭的话,你就给我从哪来回哪去。”
岑佳雯扁扁嘴,不怪她妈这么大反应,想起曾经她那姐姐做的那些事,她也讨厌死了这虚伪的女人!
她本和卓云辉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如果不是岑佳孜设计,爬上了卓云辉的床,就她那德行,哪里能搭上云辉哥哥爱情避风港?如今又企图巴结霍家,真是够不要脸!
岑佳孜本来寄希望于爸爸或者爷爷,结果岑博鸿是想开口帮劝,可见岑老爷子什么话都没说,默认她的做法一般,也只能讪讪的把话重新咽了回去。
“……是,夫人。”岑佳孜低下头,墨睫微垂遮盖住了她眼中的情绪,只不过垂在身侧颤抖的手却泄露了她拼命压抑的愤怒。
成功在一旁看了一场大戏,岑佳雯心情不错,本来她对那个霍什么的没什么感觉的,现在反倒是来了兴趣,她唇边涔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有些奸诈,“好啊,爷爷,就按您所说的,明天就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吧。”
她突然迎合的回答,自然让老爷子满意,也成功换来来自对面的一道隐晦却明显饱含愤怒仇视的目光。
她朝着偷偷看向自己的怨毒目光舔了舔红唇,唇角微扬,继而伸出大拇指然后缓缓朝下。
老子最喜欢的就是抢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你的!
新闻发布会现场。
空气里近乎凝固的气氛让岑佳雯浑身不自在,眉心直抽抽。
现在这个状况,说好听点,美其名曰让她跟那叫霍什么的玩意培养感情,说不好听点就是强拉人来配对。
反正岑大小姐从一走进这个休息室跟坐在另一边的大冰山就没说过一句话,不过她觉得那人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就是那张脸可真算是……
花容月貌的。
岑佳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假意咳嗽了两声,扁扁嘴道:“那个,霍先生?我有些话想要先跟你阐明一下。”
霍润涵头都没抬,“嗯。”
岑佳雯端正了一下坐姿谢羽亿,认真陈述,“我想你跟我一样也是因为不好反驳老人家的话,所以才不得不跟我来弄这么一场闹剧,而且我们之前也不认识,突然就公布结婚什么的就太扯了,你说对不对?”
“不会。”他将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淡淡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尊重他们的意见。”
不知是不是岑佳雯的错觉,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口吻里带着十足看好戏的意味。
这这这,这不应该啊,按照她所设想的,谁会愿意自己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不认识的未婚妻啊?
岑佳雯吸了口气,于是干脆先下手为强,她立即开门见山道:“我不是处女。”
“所以?”霍润涵挑挑眉,一点不意外的样子。
岑佳雯瞪大了眼睛。
所以?这还用说吗?自然是嫌弃她不是完整的然后一同拒绝这次招待会啊。
她指着自己,生怕他没听清楚的再次大声强调着,“我说,我不是处女,你不在乎and不介意吗甩蛋歌?”
哪知就见优雅的男子一手支撑着精致的下颌,满脸恶趣味的道:“没关系,既然要娶进门,无论几手货我都能接受。”
……几手货。
岑佳雯只觉一声闷棍过来把她砸的有点懵惶急的意思。她还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度”的男人。
她干脆屡败屡战,坏话脏水不要钱的往自己身上泼,只要能摆脱这场无厘头的婚约就好,“霍先生,我名声很差的,会影响到你。”
“霍家旗下有媒体产业,让他们闭嘴就好。”
“我花钱如流水,连同一款包包都要买齐所有的颜色,养我太费钱了。”
“那太好了,我们家穷得只剩下钱了。”
“……我朝三暮四水性杨花,跟我在一起你随时都要做好戴绿帽子的准备。”
“我流连花丛包养的女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咱们正好天生一对。”霍润涵脸色不变,从善如流的回答。
“我,我我——”岑佳雯被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眼见着那边霍润涵似笑非笑完全把她当宠物一般逗弄的有趣表情,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男人,她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够厚的了,没想到在这个人面前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顾岑佳雯的脸有多么狰狞,霍润涵反倒是来了兴趣般走过去,他很高,岑佳雯穿着高跟鞋站在他面前也不过刚刚及下巴。
“干…干吗?”这种姿势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被人居高临下的感觉,她不自觉的双手放在胸前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哪知霍润涵抬手摩挲着下巴,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微一俯身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以至于岑佳雯能够看见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来回滚动,仅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室内空气里的荷尔蒙指数飙升。
岑佳雯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整张脸都热起来,她平时是满口骂娘荤话的乱说,可真枪实弹的经历可就只有一次啊。
而且,论感情,她只喜欢过卓云辉那一个混蛋男人啊。
霍润涵性感的薄唇凑到她近乎滴血的耳垂旁,开口的语气却十成十的调笑,热气有意的洒在她耳边,“嗯?没想到岑小姐你居然这么热情的邀请,看来结婚以后的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啊啊啊,老天快来收了这个妖孽吧,你造出这么一个祸害来肯定就是来为祸人间的。
岑佳雯意欲出手教训他一番,哪成想刚一出手桃花妖哪里多,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三两下的功夫就把她给制服了。
霍润涵紧紧捏着她的手腕,高大的身子压住她,暧昧的贴在一起,他摇头状似遗憾,不紧不慢道:“你肯定没仔细看过我的资料,我的格斗术练得还不错,你这些防狼三脚猫招数对我是没用的。”
“还有,”他又看了眼那高级腕表,淡笑提醒着她,“时间快到了,我们差不多要上场了。”
“呸,谁要去,老子答应了吗?”岑佳雯用尽全部的力气推开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赖,大义凛然的说,“除非把我从这里扛出去,否则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可是,还不等她得意多久,只觉头上投下一片阴影,紧接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便一阵天旋地转,等她看清楚时已经脑袋朝下趴在男人的后背上了,真真是用“扛”的动作把她弄了出去。
“你放我下来,霍润涵你他妈放我下来,来人啊——救命啊——”
“老实点朗生狗粮。”他轻声喝了句,指节分明的大手拍了几下女子弹性极佳的屁股,成功让身上的可人儿闭嘴,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二十三点,午夜皇朝酒吧。
岑佳雯坐在她素日里惯常就坐的位置,整个人一会儿百抓挠心的纠结,一会又蔫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趴在桌面,停都不停的颓丧着喝闷酒。
她旁边还在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是媒体关于几个小时前那场轰动全国的新闻发布会的描述。
下午,发布会台上的每个人莫不是微笑拂面的,只有岑佳雯一个人愁容满面,垂着脑袋兴致缺缺,一副“天要亡我”的模样。
她皮笑肉不笑的跟台下的记者周旋着,间歇照着背好的台词官方性回答几个问题,其他麻烦的自然都交给她家那几个笑面虎应付就行。
但临近结束时,霍润涵忽然站起身来到她面前,温文尔雅又深情款款的当着所有媒体记者的面公然表白。
“佳雯,我知道你还没有做好作为我妻子的准备,可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以吾之姓,冠汝之名’。尽管我不能保证自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但我愿意为了你尽自己全部的努力。我的爱铭刻在光阴里,永恒不变。”
岑佳雯眉毛抽了好几下。
然而还没等她缓过来,她自家爷爷下面宣布的消息,让岑佳雯墨黑的深瞳变得更为冷寂。
岑老爷子站起来,当着众人的面高声宣布,“诸位,下面我来宣布一件事情,我孙女佳雯与润涵的婚礼,将于三天后举行,请帖会陆续发出去,我老爷子在这也破例邀请各位媒体朋友们来一同见证!!”
一句话,不仅是震慑了记者,同时也吓傻了岑佳雯。
岑佳雯当场心里那股无名火腾腾腾地就窜了上来悠闲大唐,刚要出口就骂,就接收到来自她家老子们的眼神,那里面明晃晃的显示着——你敢反对就死定了。
岑佳雯握拳,深呼吸。可最终还是没忍住“腾”的站了起来。
在众人期盼羡艳的目光下,她硬生生的扯出一个微笑,完美的红唇却在轻颤,“抱歉,我突然想起来齐兴达,我家的波斯猫还没喂。”
撂下这句话,她谁的脸也不看了,直接扫扫屁股扬长而去。
全场死寂。
……
“砰”的一声,岑佳雯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她喝的有些急,酒开始上头,平素心里那犄角旮旯里微不可察的阴暗面就突兀的出现了。
呵,她这TMD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就想看看岑佳孜那痛苦的小模样,没想到最后反倒是把她给赔上了。
她素来爱自由,何况她还对卓云辉……
她用力的挠了挠自己妩媚的卷发,想着要不要趁现在四下无人赶紧逃婚呢?否则等他们察觉出来就晚了。
还不等岑佳雯考虑这突然而来的灵感到底可不可行,不远处就有两个长相帅气的帅哥忽然凑上来搭讪。
其中一个银头发的痞里痞气的吹了声口哨,“美女,一个人喝酒多无聊,要不要我陪你啊。”
岑佳雯正恼着呢,没好气的斜眼看了他们一眼,按照以往这种货色上前来搭讪就是一人一个耳光。
但随即她眼珠子一转,哎?如果她在这个快要结婚的敏感时期,跟人闹出点什么新闻的话,会不会把霍家惹恼了,让他们觉得她是那种不检点的女人,藁城在线这个婚就结不成了?
岑佳雯兴奋了,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比那什么谈判之类的简单利索多了。
于是,本来面无表情的岑佳雯一瞬间笑得艳丽至极,性感的红唇妖娆翘起,一瞬间勾魂夺魄,雪白的藕臂就这么抬起来搭在男人的颈项上,瞥到男人惊艳又兴奋的表情,岑佳雯更是笑得仿佛狐狸精再现一般小河北全集。
她在男子身上的动作更加大胆,眉目间如媚如丝,加上手上不老实的挑逗,看的男人眼里那叫一个欲火直冒,就想扑上来将这女人紧紧禁锢在怀里,好好爱上一番。
这么辣眼睛的一幕自然而然就引来了别人的注意。他们的位置本就开放,而岑佳雯如今又是名人,很快她就听到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岑佳雯笑了。
好极了,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岑佳雯索性直接就那么大赖赖的在众人的注视下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只见她吐气如兰,高耸有意无意擦过男人的胸膛,媚眼如丝的挑逗着男人的敏感的神经。
“亲爱的,我美吗?”
还没等听见回答,就只听几声惊呼,胳膊上骤然传来的疼痛让她闷哼出声。
一股大力将她拉起,随即就被拉入一个霸道凌冽的怀抱中,她惊慌抬头正好就对上霍润涵那深不见底的瞳孔,此刻不是那天见到的优雅与矜贵,而是带着盛怒。
“放手,你弄疼我了,唔……”骤然间,男子低头吻上了她。
本要骂他的话悉数被吞进这一吻当中,这个吻没有缠绵,只有撕咬与掠夺,带着独属于他的强势。
霍润涵,竟然就这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了她?
她……
一吻罢,才听见他着众人面,略带宠溺的询问道:“玩够了吗?”
“你——”岑佳雯捂住嘴,不可置信的后退。
哪知刚有动作就被又男人拉住皓腕,在一干人等的侧目下,她踉踉跄跄的被直接拖上了酒吧的包间。
“霍润涵,老子告诉你,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啊……唔……你干什么!”
“干你!”
两个字,简明扼要,霍润涵阴沉着俊脸,猛地就将岑佳雯推倒在沙发上,双手一个用力,就只听“撕拉”一声,她的衣服应声而碎。
岑佳雯被吓住了,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看着他。
他……他,老天都市枭雄,这是要干嘛!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