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蛹虫草种植他,是我们特别喜欢的父母官!-南安乡贤联谊会

浏览量:146

他左雯璐,是我们特别喜欢的父母官!-南安乡贤联谊会

回溯千年,也就是宋朝年间,福建泉州南安的向阳乡是重要关隘。一条石砌官道穿过山峦,从泉州向北蜿蜒至省城福州。

△ 这就是政知君小伙伴走过的古官道
古官道依旧保存完好,不过已成蔡映辉带着客人参观的遗迹蛹虫草种植。这位向阳乡党委书记也是从省城来的,只不过当他来时,向阳早已没有当年气象。它是南安最高、最远、最困难、人口最少的乡镇,曾列入省定贫困乡花为眉。
从泉州出发到这里,要爬上一段颇长的盘山公路,兜兜转转直上云端。40岁的蔡映辉和向阳赌王大战赌圣,有了6年的“云端”故事。
从省城重回乡“漂” 他还是吃了一惊
6年前到向阳之前,蔡映辉是福建省科技厅的主任科员。
他能有这个身份实属不易。自从1999年从厦门大学毕业后,他就被选调到三明永安市的乡镇工作。之后从基层调往省城,结束“乡漂”,这一步是好多人想做却没能做到的龙舞天团。

△ 蔡映辉
不过,蔡映辉在这一步只停留三年。
2011年白莲须煲鸡蛋,福建省委组织部开展干部双向交流项目,从省厅选拔干部前往乡镇任职,他主动报了名。
怕家里人不同意,蔡映辉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人,“我周围也有人说,好不容易才从下面调上去,你怎么又要下去工作?”蔡映辉告诉记者:“和我的性格有关吧,我想实实在在做点事情,让自己的工作更有意义,也想体验不同的人生,收获不同的体会,当时我想,这也会成为我珍贵的人生经历。”
后来,他作为9名从省厅交流前往乡镇的干部之一,于2011年6月来到了向阳乡。
他还记得自己刚来时的感受:“之前,我想着,南安也算是比较发达的县了,向阳应该还可以,但到了这边我还是吃了一惊。”
那时候,向阳乡几乎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与外界没有什么联系,乡里人除了种地,就是外出打工,乡里几乎没有其他税收,是完完全全的贫困乡。
海神和慢城
我们的同事到过向阳乡,这里也有一座五台山。山上昭惠祖庙供奉的福佑帝君,是泉州“海上丝绸之路”第一航海保护神。

△ 向阳的五台山
“向阳平均海拔800米,很适合避暑,这里山高路远,民风淳朴,又有海神信仰,一切都是原生态。”这个贫困乡,在蔡映辉眼里,是可以成为“海西慢城”的,他勾画了向阳未来二十年的整体发展规划。
这个规划,蔡映辉把它具体分为了五步,包括发展高山生态农业,生态农业与生态旅游交融发展,以主题活动为支撑的海西慢城建设,以山庄、体验中心、别墅为主的生态地产建设,“office park”大公司休闲养生办公总部建设。
这些构想都是建立在他对国内外生态旅游区发展的考察基础上。“完全可以实现,现在已经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农村人会走出去,城里人也会来到农村。”

△ 蔡映辉(上排左一)与德国客人在一起
去年7月,向阳第一家民宿田边厝建成,2017年1月,田边厝迎来了德国一家五口人,这只是田边厝迈出的一小步富宁天气预报,但对于蔡映辉来说,这是他20年规划的重要一步。
“此号已满”
我们的同事很早就加了蔡映辉的微信。有一天发现他的微信名有了变化,在名字后面多了个括号,括号里写着“此号已满,加15*********”。

政知君特意问了一下企鹅有关人员,一个微信号添加好友,上限是5000人。
蔡映辉告诉记者,他有3个微信号,联系了1.1万个朋友,许多都是“三农”的探索者。程丽莎
在蔡映辉的努力下,向阳乡野建成了50多个干部微信群、百姓群,特别是向阳7个村的9个村群,联系了3000多人在微信上随时交流心急如焚造句。
“我想打造一个社群,吃玩住一条龙的社群,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九转金莲,目前就是慢慢积累粉丝,以后不断壮大就能成为向阳乡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一开始,向阳没有现成的比较成熟的旅游景点,蔡映辉开始整合向阳资源,第一年,他在周边种了百亩油菜花田吸引游客观光,后来他发展向阳的优势,开发芳香产业、有机蔬菜、鸡鸭养殖等形成体验式旅游线路。

△ 蔡映辉的微博
“落后地区,关键是没人甩葱歌简谱,没人才,没人你投入多少都是空的。”为了聚人,他着手改善当地创业条件,吸引年轻人返乡创业,还建成了“三农互联网+创客空间”,从没有人到现在有50多个年轻人在这里成为“创客”。他总爱说一句话:“现实的向阳很小苦柚,互联网+的向阳很大。”
朋友圈里的公开信
蔡映辉在向阳几年来办了好多事,基本上都是自己想办法找对策。但去年,他做了一件自己也没想到的事——发公开求助信。
2016年9月,强台风“莫兰蒂”来袭,给向阳乡带来巨大灾难。在求助信中莱西房产网,蔡映辉写道“向阳食堂监测点18个小时513毫米,全乡80多公里道路全部受灾,塌方、溜坡200处以上,房屋受损300多间,特别是杏田村,遍体鳞伤;农业项目全部受灾,特别是已经坚守向阳近5年的慢山庄,可谓灭顶之灾,农业创客的信心大挫。”
“当时,向阳成了一座孤岛,通信、道路等全部瘫痪巡游天神。”蔡映辉告诉记者:“向阳的一点点进步,都要付出百倍的努力,而这5年多的努力,当时几乎被自然灾害毁于一旦,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想要实现灾后重建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心里特别难受,特别着急。”
无奈之下无良皇帝,他在手机上写了一封公开求助信,最开始只是发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但不少人看后转发,之后被发到了网上,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封信。
后来,向阳乡收到了200多万的捐款,蔡映辉在当时接受采访时也公开承诺,所有捐款全部用于灾后重建,到现在邹智文,向阳乡的灾后重建基本完成。“我特别感谢当时帮助向阳的人,是他们给了我希望烈火街头。”
“对她,我真的很愧疚”
如今,干满了一届的蔡映辉已经在2016年换届时继续留任在向阳乡。现在,他唯一心怀愧疚的是对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蔡映辉的家安在福州,两个孩子大女儿9岁,小女儿刚刚9个月变装美少年,“刚到向阳的头三年诚美,我周一到周五上班,周六日当导游吸引游客去向阳玩,有时候一两个月回不了家,家里都靠我妻子边上班边带孩子。”
后来,向阳的发展渐渐有了比较清晰的模式,创客也成长起来,不再需要蔡映辉加班加点做导游,“后来我基本可以一周回家一次,我妻子也慢慢习惯了我的工作。”
蔡映辉回家一次需要先坐汽车去泉州,再在泉州乘坐动车到福州,“前后大约需要3个多小时吧,我每周如此,已经习惯了。”蔡映辉的妻子在省人社厅下属事业单位工作,小女儿出生后,蔡映辉的经济压力明显变大滕青,“说实话夜无忧,我和妻子的工资都不高,在福州生活,还要养两个孩子炮弹专家,真的很辛苦,我妻子以前做过音乐老师,她有时候会兼职教钢琴赚点钱补贴家里,对她,我真的很愧疚。”
【信息来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