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蜡笔小生仗着老大撑腰,这个国家竟敢干涉“五大霸主”之一的内政,没想到反手就被灭了,邻国也倒了大霉!-军人揭晓

浏览量:83

仗着老大撑腰,这个国家竟敢干涉“五大霸主”之一的内政,没想到反手就被灭了,邻国也倒了大霉!-军人揭晓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上方蓝字《军人揭晓》关注即可
提起春秋时期的虢国和虞国,今人可能不太熟悉;但是说到“假途灭虢”和“唇亡齿寒”两个成语,相信大家并不陌生。
虢国和虞国从地缘上“唇齿相依”,而晋国通过贿赂虞国国君成功借道其国境,背后奇袭虢国并亡其国,在班师过程中又顺便灭了虞国。
很多人认为,这就是“大国”晋国“拉一个打一个”接连攻灭两个小国的故事;而不懂“唇亡齿寒”之理轻易借道于人又被人灭国的虞国君主,自然是史上罕见的蠢蛋,成为2000年来的笑料。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当年这三国的格局究竟是怎样的,虞国真的连如此简单的利害也搞不清楚吗?
库叔就来讲讲晋南三国生死存亡的那些往事。
文 | 林昌宁,王正兴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
编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晋南三国一强两弱?错!
春秋中前期,“五霸”中第一霸——齐桓公事业方兴未艾,但其势力还限于太行山虎牢关一线以东。而诸侯争霸的边缘地带——今天山西省南部和河南省西部,由北向南有三个诸侯国:
最北边是晋国,大致区域为现在汾河以南中条山以北的运城盆地。
往南是虞国,这是一个小国,大致位于现在的山西省平陆县北部中条山区那一小块地方。
再南是虢国,该国跨越黄河南北,超出了今天山西省界。北部在平陆县南部,也就是中条山南坡的黄河谷地,因为有黄河隔开南北疆域,习惯上称为北虢;南部大致包括现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习惯上称南虢。

晋、虞、虢三国形势图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劲牌有限公司!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童志远。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
 生于一个繁华的都市,却没有活于那里。我在三岁时不由自己选择的回到了一个落后的小镇,同时将我的命运也困于此镇中。
我不止一次呐喊,我想要自由,想要命运的自由。可我的咆哮从来没有人回应,那时开始我知道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我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张扬的颜色,没有任何特别,从此处于一块已知的井底,像那只青蛙一样只能抬头仰望过往的飞鸟,歆羡它们皎洁的翅膀与有力的四肢划出的一道道白色雾痕。我曾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那样傲然的飞翔的,那样自豪的展开双翅杨婧琳,感受穿过云雾飘渺,俯视身下起伏震撼的高山瀑布,可前提是活在那个都市。
我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树叶枯萎,看那屋顶上的炊烟升起后飘散,看小镇忙碌的生活,看他们黝黑的脸,龟裂的皮肤。我想我明白了,我的前提湮灭在了风里。
我闭上眼告诉自己,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没有活在那个都市。像一只只会将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晃过了三年,那年我九岁,恰好明白九除以三是三,三乘三是九,诡异的是原来三加三加三也是九。
我据此推断,九和三与我是有一定渊源的。后来一个短暂而神秘的东西向我证明了此事。世人习惯叫它时间,我更习惯叫它流年。三是厄运开始,九却不是结束而是高潮。
那时大队里的学校解散,所有人换到了镇上的学校。父亲说,镇上的老师很好,很温柔。可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推翻了父亲的所有评价。因为来的新老师蹬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身风风火火的红,眼里冒着火星子,拎着包踹门而入。没错,不是我乱用词语,老师真的是踹门而入的。当时我只是想,如果父亲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他给予厚望的老师其实在误人子弟。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真的很好很温柔。,可是当时已经离这段时光很远了。在一个节目或是一个完整的存在中往往只有一个重头戏,可在我九岁这年,重头戏却是接连不断的上演,譬如养了许久的阿狗居然死了,总希望老师走这年她居然真的走了,再譬如我再也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
初来这里时,我总哭喊着要自由,要回去。不愿与父亲呆在一起,父亲从不责骂我,他只是将他温厚长着老茧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撑起了一片宽广温暖的天,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些美好,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一切居然被尽数收回。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里,我的父亲随雪花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我的流年里在没有“父亲”这个可畏可贵的名词,因为他已经死在了车祸里。那天,他红色的血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触目惊心。他的眸子,嘴唇,皮肤并不是紫乌的,因为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亲眼看见他的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而我没有一丝挽救的能力。确切来说父亲其实是因我而死,在车撞来的那一刻,他推开了我,却将自己葬于车下。
我终于有了我想要的自由,完完全全的自由,想离开这个小镇就离开,想肆意的活就肆意的活。可我为什么哭了?满脸的泪痕,擦也擦不完。我想要拥抱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狠狠的抱住自己,冷,全身上下都冷,最冷的是心。
年少的我错解了自由,以为没有约束,追求浮华就是自由,可不曾知,世界那有什么绝对自由,所有自由都是相对的。我颤抖的伸出手,我恍惚看见父亲的影子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不断升高,还是宽厚的笑,还是温柔的眸子………因为自由而走错的一条路,让你我相距这么远,父亲,你可知,我后悔了…
 生于一个繁华的都市,却没有活于那里。我在三岁时不由自己选择的回到了一个落后的小镇,同时将我的命运也困于此镇中。
我不止一次呐喊,我想要自由,想要命运的自由。可我的咆哮从来没有人回应,那时开始我知道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我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张扬的颜色,没有任何特别,从此处于一块已知的井底,像那只青蛙一样只能抬头仰望过往的飞鸟,歆羡它们皎洁的翅膀与有力的四肢划出的一道道白色雾痕。我曾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那样傲然的飞翔的,那样自豪的展开双翅,感受穿过云雾飘渺,俯视身下起伏震撼的高山瀑布,可前提是活在那个都市。
我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树叶枯萎,看那屋顶上的炊烟升起后飘散,看小镇忙碌的生活,看他们黝黑的脸,龟裂的皮肤。我想我明白了,我的前提湮灭在了风里。
我闭上眼告诉自己,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没有活在那个都市。像一只只会将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晃过了三年,那年我九岁,恰好明白九除以三是三,三乘三是九,诡异的是原来三加三加三也是九。
我据此推断,九和三与我是有一定渊源的。后来一个短暂而神秘的东西向我证明了此事。世人习惯叫它时间,我更习惯叫它流年。三是厄运开始,九却不是结束而是高潮。
那时大队里的学校解散,所有人换到了镇上的学校。父亲说,镇上的老师很好,很温柔。可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推翻了父亲的所有评价。因为来的新老师蹬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身风风火火的红,眼里冒着火星子,拎着包踹门而入。没错,不是我乱用词语,老师真的是踹门而入的。当时我只是想,如果父亲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他给予厚望的老师其实在误人子弟。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真的很好很温柔。,可是当时已经离这段时光很远了。在一个节目或是一个完整的存在中往往只有一个重头戏,可在我九岁这年,重头戏却是接连不断的上演,譬如养了许久的阿狗居然死了,总希望老师走这年她居然真的走了,再譬如我再也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
初来这里时,我总哭喊着要自由,要回去。不愿与父亲呆在一起,父亲从不责骂我,他只是将他温厚长着老茧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撑起了一片宽广温暖的天,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些美好,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一切居然被尽数收回。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里,我的父亲随雪花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我的流年里在没有“父亲”这个可畏可贵的名词,因为他已经死在了车祸里。那天,他红色的血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触目惊心。他的眸子,嘴唇,皮肤并不是紫乌的,因为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亲眼看见他的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而我没有一丝挽救的能力。确切来说父亲其实是因我而死,在车撞来的那一刻,他推开了我,却将自己葬于车下。
我终于有了我想要的自由,完完全全的自由,想离开这个小镇就离开,想肆意的活就肆意的活。可我为什么哭了?满脸的泪痕,擦也擦不完。我想要拥抱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狠狠的抱住自己,冷,全身上下都冷,最冷的是心。
年少的我错解了自由,以为没有约束,追求浮华就是自由,可不曾知,世界那有什么绝对自由,所有自由都是相对的。我颤抖的伸出手,我恍惚看见父亲的影子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不断升高,还是宽厚的笑,还是温柔的眸子………因为自由而走错的一条路,让你我相距这么远,父亲,你可知,我后悔了…
 生于一个繁华的都市,却没有活于那里。我在三岁时不由自己选择的回到了一个落后的小镇,同时将我的命运也困于此镇中。
我不止一次呐喊,我想要自由,想要命运的自由。可我的咆哮从来没有人回应,那时开始我知道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我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张扬的颜色,没有任何特别,从此处于一块已知的井底,像那只青蛙一样只能抬头仰望过往的飞鸟,歆羡它们皎洁的翅膀与有力的四肢划出的一道道白色雾痕。我曾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那样傲然的飞翔的,那样自豪的展开双翅,感受穿过云雾飘渺,俯视身下起伏震撼的高山瀑布,可前提是活在那个都市。
我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树叶枯萎,看那屋顶上的炊烟升起后飘散,看小镇忙碌的生活,看他们黝黑的脸,龟裂的皮肤。我想我明白了,我的前提湮灭在了风里。
我闭上眼告诉自己,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没有活在那个都市。像一只只会将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晃过了三年,那年我九岁,恰好明白九除以三是三,三乘三是九,诡异的是原来三加三加三也是九。
我据此推断,九和三与我是有一定渊源的。后来一个短暂而神秘的东西向我证明了此事。世人习惯叫它时间,我更习惯叫它流年。三是厄运开始,九却不是结束而是高潮。
那时大队里的学校解散,所有人换到了镇上的学校。父亲说,镇上的老师很好,很温柔。可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推翻了父亲的所有评价。因为来的新老师蹬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身风风火火的红,眼里冒着火星子,拎着包踹门而入。没错,不是我乱用词语,老师真的是踹门而入的。当时我只是想,如果父亲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他给予厚望的老师其实在误人子弟。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真的很好很温柔。,可是当时已经离这段时光很远了。在一个节目或是一个完整的存在中往往只有一个重头戏,可在我九岁这年,重头戏却是接连不断的上演,譬如养了许久的阿狗居然死了,总希望老师走这年她居然真的走了,再譬如我再也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
初来这里时,我总哭喊着要自由,要回去。不愿与父亲呆在一起,父亲从不责骂我,他只是将他温厚长着老茧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撑起了一片宽广温暖的天,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些美好,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一切居然被尽数收回。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里,我的父亲随雪花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我的流年里在没有“父亲”这个可畏可贵的名词,因为他已经死在了车祸里。那天,他红色的血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触目惊心。他的眸子,嘴唇,皮肤并不是紫乌的,因为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亲眼看见他的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而我没有一丝挽救的能力。确切来说父亲其实是因我而死,在车撞来的那一刻,他推开了我,却将自己葬于车下。
我终于有了我想要的自由,完完全全的自由,想离开这个小镇就离开,想肆意的活就肆意的活。可我为什么哭了?满脸的泪痕,擦也擦不完。我想要拥抱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狠狠的抱住自己,冷,全身上下都冷,最冷的是心。
年少的我错解了自由,以为没有约束,追求浮华就是自由,可不曾知,世界那有什么绝对自由,所有自由都是相对的。我颤抖的伸出手,我恍惚看见父亲的影子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不断升高,还是宽厚的笑,还是温柔的眸子………因为自由而走错的一条路,让你我相距这么远,父亲,你可知,我后悔了…
 生于一个繁华的都市,却没有活于那里。我在三岁时不由自己选择的回到了一个落后的小镇,同时将我的命运也困于此镇中。
我不止一次呐喊,我想要自由,想要命运的自由山地大猩猩。可我的咆哮从来没有人回应,那时开始我知道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我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张扬的颜色,没有任何特别,从此处于一块已知的井底,像那只青蛙一样只能抬头仰望过往的飞鸟,歆羡它们皎洁的翅膀与有力的四肢划出的一道道白色雾痕。我曾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那样傲然的飞翔的,那样自豪的展开双翅,感受穿过云雾飘渺,俯视身下起伏震撼的高山瀑布,可前提是活在那个都市。
我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树叶枯萎,看那屋顶上的炊烟升起后飘散,看小镇忙碌的生活,看他们黝黑的脸,龟裂的皮肤。我想我明白了,我的前提湮灭在了风里。
我闭上眼告诉自己,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没有活在那个都市。像一只只会将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晃过了三年,那年我九岁,恰好明白九除以三是三,三乘三是九,诡异的是原来三加三加三也是九。
我据此推断,九和三与我是有一定渊源的。后来一个短暂而神秘的东西向我证明了此事。世人习惯叫它时间,我更习惯叫它流年。三是厄运开始,九却不是结束而是高潮。
那时大队里的学校解散,所有人换到了镇上的学校。父亲说,镇上的老师很好,很温柔。可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推翻了父亲的所有评价。因为来的新老师蹬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身风风火火的红,眼里冒着火星子,拎着包踹门而入。没错,不是我乱用词语,老师真的是踹门而入的。当时我只是想晚娘上部,如果父亲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他给予厚望的老师其实在误人子弟。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真的很好很温柔。,可是当时已经离这段时光很远了。在一个节目或是一个完整的存在中往往只有一个重头戏,可在我九岁这年,重头戏却是接连不断的上演,譬如养了许久的阿狗居然死了,总希望老师走这年她居然真的走了,再譬如我再也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
初来这里时,我总哭喊着要自由,要回去。不愿与父亲呆在一起,父亲从不责骂我,他只是将他温厚长着老茧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撑起了一片宽广温暖的天,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些美好,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一切居然被尽数收回。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里,我的父亲随雪花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我的流年里在没有“父亲”这个可畏可贵的名词,因为他已经死在了车祸里。那天,他红色的血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触目惊心。他的眸子,嘴唇,皮肤并不是紫乌的,因为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亲眼看见他的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而我没有一丝挽救的能力。确切来说父亲其实是因我而死,在车撞来的那一刻,他推开了我,却将自己葬于车下。
我终于有了我想要的自由,完完全全的自由,想离开这个小镇就离开,想肆意的活就肆意的活。可我为什么哭了?满脸的泪痕,擦也擦不完。我想要拥抱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狠狠的抱住自己,冷,全身上下都冷,最冷的是心。
年少的我错解了自由,以为没有约束,追求浮华就是自由,可不曾知,世界那有什么绝对自由,所有自由都是相对的。我颤抖的伸出手,我恍惚看见父亲的影子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不断升高,还是宽厚的笑,还是温柔的眸子………因为自由而走错的一条路,让你我相距这么远,父亲,你可知,我后悔了…
 生于一个繁华的都市,却没有活于那里。我在三岁时不由自己选择的回到了一个落后的小镇,同时将我的命运也困于此镇中。
我不止一次呐喊,我想要自由,想要命运的自由。可我的咆哮从来没有人回应,那时开始我知道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我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张扬的颜色,没有任何特别,从此处于一块已知的井底,像那只青蛙一样只能抬头仰望过往的飞鸟,歆羡它们皎洁的翅膀与有力的四肢划出的一道道白色雾痕。我曾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那样傲然的飞翔的,那样自豪的展开双翅,感受穿过云雾飘渺,俯视身下起伏震撼的高山瀑布,可前提是活在那个都市。
我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树叶枯萎,看那屋顶上的炊烟升起后飘散,看小镇忙碌的生活,看他们黝黑的脸,龟裂的皮肤。我想我明白了,我的前提湮灭在了风里。
我闭上眼告诉自己,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没有活在那个都市。像一只只会将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晃过了三年,那年我九岁,恰好明白九除以三是三,三乘三是九,诡异的是原来三加三加三也是九。
我据此推断,九和三与我是有一定渊源的。后来一个短暂而神秘的东西向我证明了此事。世人习惯叫它时间,我更习惯叫它流年。三是厄运开始,九却不是结束而是高潮。
那时大队里的学校解散,所有人换到了镇上的学校。父亲说,镇上的老师很好,很温柔。可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推翻了父亲的所有评价。因为来的新老师蹬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身风风火火的红,眼里冒着火星子,拎着包踹门而入。没错,不是我乱用词语,老师真的是踹门而入的。当时我只是想,如果父亲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他给予厚望的老师其实在误人子弟。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真的很好很温柔疯丫头第二季。,可是当时已经离这段时光很远了。在一个节目或是一个完整的存在中往往只有一个重头戏,可在我九岁这年,重头戏却是接连不断的上演,譬如养了许久的阿狗居然死了,总希望老师走这年她居然真的走了,蜡笔小生再譬如我再也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
初来这里时,我总哭喊着要自由,要回去。不愿与父亲呆在一起,父亲从不责骂我,他只是将他温厚长着老茧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撑起了一片宽广温暖的天,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些美好,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一切居然被尽数收回。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里,我的父亲随雪花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我的流年里在没有“父亲”这个可畏可贵的名词,因为他已经死在了车祸里。那天,他红色的血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触目惊心。他的眸子,嘴唇,皮肤并不是紫乌的,因为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亲眼看见他的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而我没有一丝挽救的能力。确切来说父亲其实是因我而死,在车撞来的那一刻,他推开了我,却将自己葬于车下。
我终于有了我想要的自由,完完全全的自由,想离开这个小镇就离开,想肆意的活就肆意的活。可我为什么哭了?满脸的泪痕,擦也擦不完。我想要拥抱住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狠狠的抱住自己,冷,全身上下都冷,最冷的是心。
年少的我错解了自由,以为没有约束,追求浮华就是自由,可不曾知,世界那有什么绝对自由,所有自由都是相对的。我颤抖的伸出手,我恍惚看见父亲的影子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不断升高,还是宽厚的笑,还是温柔的眸子………因为自由而走错的一条路,让你我相距这么远,父亲,你可知,我后悔了…
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石筱磊,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陈蓓琪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门外的山茶花都开的如此绚丽,即使时间一再改变,它也终究不变。它一如既往的炫目,闯入我的眼帘。它如此的平凡,甚至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存在。的确,它没有玫瑰的芬芳艳丽,也没有兰花的淡雅幽香,但是我曾经竟然如此喜爱这丛山茶花。记得初春的午后,刚刚飘完雨,地上湿湿的,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那一株开得正灿烂的山茶花:粉红的花瓣上还淌着露珠。刹那间,我看呆了,迫不及待的希望把它们摘下来。从小就没有摘花习惯的我被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旋即转身冲进家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玻璃盆子,想用它盛山茶花的花瓣。风风火火地冲出家门,眼前是盛开的山茶花,我轻轻蹲下来,小心抚摸着花瓣,越看越喜欢,再也忍不住了,用手猛地一抽,本想就摘一片花瓣,可没想到随着一片花瓣被扯下来,所有的花瓣都随之掉落,又试着摘了另外几朵,同样如此,花瓣们片片相连,就算被人摘了一片也紧紧连在一起。我大吃一惊,傻傻地捧着那几朵脱离了枝却依然连在一起的山茶花,心痛不已,虽然它们很不起眼,不够美,不够香,不够独特,那有什么关系呢?它具有的是别的花没有的,那种就算是人类也缺乏的团结一致,同生共死的精神。不知道是谁发现的,山茶花枯萎后不会随着风儿飘落,而是紧紧贴在树上。当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山茶花盛开之后颜色会变黑,现在我明白了,它们是为了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寒假出去玩时,见到了一个小学时十分要好的同学,小学时我们两几乎是无话不说,可是当时他看见了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甚至我们俩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各自瞄了对方一眼,却又离开了,好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我很伤心,我们竟然连山茶花都不如。我很是羡慕山茶花,它们生死都能拥抱在一起。我想:以后我再也不采山茶花了,既怕勾起过多的回忆,又怕有太多的情绪会喷发出来——一株山茶花竟然会存在着连人也没有的品质。
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从大兴安岭熊熊燃烧的火场到长江沿线汹涌怒吼的洪魔,我们的人民子弟兵用鲜血、青春和生命在践行着他们的诺言。
我们肯定都记得,几年前,古城寿州被大水围困,是身着橄榄绿的战士日夜守护城墙,甘做百姓的忠诚卫士。在去年的湖南衡阳大火中,二十位消防官兵为营救楼内的居民,赴汤蹈火,以身殉职。
当一些人踌躇满志地步出豪华轿车、舞厅,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潇洒走一回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没有顿生追逐的念头。当一些人腰缠万贯,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们的军人没有流露向往的神色。
多一份追求,少一份私欲,多一份奉献,少一份索取!这就是我们的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质。
值此建军八十周年之际,我们的广大同学该不该问问自己:我能做到吗?
毋庸讳言,作为新世纪的中学生,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很美很美的梦想,有很强很强的朝气与热情,但有时又可能太脆弱,太自私,太狭隘,太偏激。当你沉溺于网络游戏失去自我的时候;当你留连于武打、暴力、色情,不思进取的时候;当你沉醉于歌舞厅为超女疯狂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人生价值在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黑蔷薇升天,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法图麦李。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升仙太子碑,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 那棵树不知挺立在哪里多久了,也不知听过多少花开花落,大概在草地刚焕发一丝生机,鬼影一般影影绰绰的危楼拔地而起之前吧。过路的我不时仰望,把自己笼罩在浓密的绿荫中。也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自己有如恒河之沙般的渺小。暴风雨在这天突如其来,今天放学回家的脚步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心情异常沉重,看着一张画满叉号的试卷,心中像被揉进了沙砾,我想哭出来,却眼眶干涩,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那骇人的分数朝我张牙舞爪扑过来。路过那棵树时,我习惯性的抬头,树叶依旧是绿,绿得失真,绿得刺眼,我的眼顿时疼起来,这样招摇的绿落在我眼里分明就成了莫大的讽刺。回到家,自然是招来一阵责骂,“无论怎样都会换来这样的成绩,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嘀咕着,可眼前浮现的更多是我因一点疲劳就松散下来的画面,我的抱怨,我的懒散,一下子清晰起来,躲也躲不掉。我在父母压抑的注视下静静走出了家门,坐到那棵树下,在夜里仍会依稀看见,和它苍劲挺拔的轮廓,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响成一片,像是是谁在“咯咯”地笑。“其实这棵树,它本在几年前那场暴风雨中就倒下了。”母亲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眼里有依稀的光在闪。“是吗?”我避开母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脑海却浮现一副七零八落的可怖景象,可重新焕发生机的场面,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或许,它在之前早已经历过几百次抽枝拔节的疼,或许它的身躯上被硬生生地镂刻上数人的名字,又或许,它在那个风雨之夜,耗尽全部力气,只为绽出一棵新芽。那些被岁月覆盖的疼痛瞬间变得庞大而剧烈,曾几何时它已决意不再做任风吹雨打的树。其实,每看到这棵树,我都以为看到了整个夏天,这些树叶不是稚嫩的,而是透着无尽沧桑,它们有的在白天落下,有的化在风里,仍是抗拒着痛楚的凋零。我开始沉默。明知多跨一步就可能是危险仍是不放弃哪怕是一厘米伸展的机会。有谁可以肯定,一厘米的界限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抬头看着那树,看着树叶间破碎的天空。一厘米之外的阳光,一顾倾城。哪里?
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能穿上那身橄榄绿。现在我依然怀着这样的理想,永不褪色的橄榄绿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
谢谢大家!
这三国都是周王朝的同姓封国:晋国始祖是周武王之子、周成王之弟唐叔虞,虞国始祖是周文王伯父虞仲,虢国始祖是周文王之弟虢仲虢叔。其实五百年前都是一家。
然而在春秋礼崩乐坏之乱世,这点久远的血脉联系实在算不了什么,互相争斗倾轧丝毫不留情。而“事后诸葛亮”地讲,晋国是响当当的“五霸”之一(其国名成为了如今山西省的简称),亡于其手的虢、虞两国则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似乎这就是一个“超级大国”吞并两小国的故事,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晋国:一方草莽
当时的晋国,其实并不是一个太起眼的角色。未来的春秋第二霸——晋文公重耳还不过是普通诸侯公子,无人能想到他会开创二百年霸业。
此时,晋国刚刚经历了近70年、6次大战的“曲沃代翼”大内斗。
注:“曲沃代翼”,即春秋早期晋国公室旁支(封地在曲沃)不断挑战并最终取代国君正宗(都城在翼)的长期内战,其间五任晋君被弑,一位晋君遭驱逐。
这场曲折而残酷的内乱使晋国元气大伤。尽管彼时汾河流域适宜农业,算得上膏腴之地;尽管“成功上位”的晋武公、晋献公父子很有作为,对内压制贵族势力,对外扫平汾河流域诸小国,但受损的国力毕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修复,晋国这时不仅说不上争雄天下,连晋南一方也难称霸主。

“曲沃代翼”连环画封面
而当时周天子也不把晋国当成一个“大国”看待。
按《周礼》规制: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中二军,小一军;一个军编制为12500人。
晋武公“曲沃代翼”后,周王准许他建成“一军”,可见,周王室仅仅视晋国为“小国”。
晋献公后来公然违背周王敕令,也不过组建上下两军;直到几十年后,晋文公才实现中下三军,真正进入“大国”时代。
因此,内乱后晋国的常备军,很可能只有两万余人。考虑到晋国统一汾河流域不久,还需要保持相当兵力对内控制,北方也有边患压力,能用于向南攻伐的常备兵力,最多恐怕不会超过1.5万人。
虞国:蕞尔小邦
晋国的近邻虞国,跟今人的认识一样,确实是一个小国。
虞国始祖虞仲长期在江淮活动,其实与周王一系关系疏远;武王灭商后看在虞仲辈分高,给他个最高一级爵位“公”,实在是空头名号,在领地分封上并没有给出多少实利:
虞国领地在今平陆县北部中条山区,这一带偏僻狭隘,交通不便,土地贫瘠,农业不发达——即使到现代仍属于贫困地区。因此虞国国力非常有限,完全是个跑龙套的角色。

位于常熟市虞山东路的虞仲墓
虢国:王之干城
故事中另一个主角——虢国(指延续最长、与周王室关系密切的西虢-南虢一系),却不是等闲之辈,它是西周重要诸侯、周文王弟虢叔的封国。
虢国国君爵位也是最高一级的“公”,而晋国只是低一级的“侯”,宗法上虢的地位要高于晋。
与虞国不同,虢国这个“公”爵位确实跟国力相配。虢公世代为周天子的卿士,曾多次替天子出征,立下赫赫战功,是周王室举足轻重的屏藩重臣。
虢国领地是今三门峡地区,是农业开发较早的“熟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今天虢国墓地遗址出土文物中,玉器与青铜器多且精美,随葬品中车马兵器尤多,可见该国当年富庶尚武。作为一个“大国”,虢国军队理论上的编制应该是三军,也就是三万七千余人,以其国力而言很可能足额。

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博物馆馆藏文物
如果说西周时虢国的辉煌尚属“祖上阔”的话,那么来看看东周时期虢国的表现:
犬戎之乱后虢公翰在携地拥立周携王;
虢公林父于周桓王时追随天子讨伐郑庄公;
周惠王时一位虢叔会同郑厉公勤王,杀死叛乱的王子颓,重新拥立周惠王……
春秋前期的虢国,堪称“勤王小能手”,在诸侯中非常活跃,这非有强大的实力不能为之。
而且晋国内战中,虢国曾奉周王命多次出兵干涉,两次打败曲沃庄伯、武公父子,生生将“曲沃代翼”的进程延后了数十年。
因此,春秋前期的虢国国力强大,明显强于晋国。而且因积极参与周王室事务,其“国际”威望,远高于两耳不闻山外事的“土包子”晋国。
2
假途灭虢:一个天才的设想
由此不难发现,这三国格局绝非想当然的一强灭两弱,而是两强夹一弱。
晋国虽然实力并不突出,但在三国中最有主动精神。作为新兴诸侯,晋献公志向远大,决心争霸列国。
在兼并临近小国、统一汾河流域后,晋国已摆脱周边掣肘,取得“表里山河”的战略优势,在此基础上下一步自然是对外扩张。

春秋时期疯狂扩张的晋国
在扩张方向的选择上:
自己现有领土已经是区域内最适合农耕的地区,往北只是寻求安全屏障;
往东要穿越险峻的太行山脉,接下来还要和如日中天的齐国势力碰撞,风险太大;
往西同样需要横跨天险黄河,而且将会背离华夏文明核心区域,不利于今后参与争霸;
唯一现实选择就是向南。
向南扩张面对的是谁呢?正是虞、虢两国。以一敌二无疑是愚蠢的冒险,因此必须做出战略次序取舍。
从地理形势看,最简单的战略是由北向南先打弱小的虞国——控制中条山口后,即可对虢国形成居高临下之势,然后循序渐进步步为营,这样最为稳妥。
问题是稳妥往往意味着平庸,夜长梦多,随时可能出现变数。这对急于争霸的晋国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而反其道而行之,先虢后虞,其实不乏合理性:
首先,虢国是晋国前期扩张争霸的主要对手,必除之后快。
其次,虢国此前数次干涉本国内政,阻碍“曲沃代翼”,与曲沃一系从国君到家臣宿将都结下仇怨。打虢国根本“不用动员”,容易形成合力。
再次,虞国穷乡僻壤,拿下来对晋国国力增幅有限;也正因为虞国弱小,国策偏向明哲保身,形不成干扰和威胁,大可以留待以后对付。
况且,虞国虽弱,但地势险要,其实攻取不易;先攻虞国也可能惊动虢国,虢国出兵救援的可能性不小,甚至可能促使两国主动结盟抗晋。
由此,晋国选择先取虢国的战略,回头再收拾虞国。
但是,晋国直接打虢国面临一个地理难题,那就是中条山脉。个别斥候也许可以穿越山间小道,但整支军队绝对无法逾越。行军只能绕道走一条弓背路,但是如此后勤压力太大。
正在晋献公挠头之时,大臣荀息出了一个主意:可以裁弯取直走弓弦路,借道中条山区的虞国,不但距离短了很多,还可以出其不意从虢国背后捅刀子。

假途灭虢示意图
这绝对是个天才的设想!
春秋时期,盟国之间借道行军不是没有,但走的大多是边缘区域,操作起来也比较公开;像这样通过一国腹心重地对另一国发起奇袭的权谋,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战略突然性极其显著。雄心勃勃的晋献公在劝说下,不惜血本,拿出自己“珍藏”的宝马玉璧作为礼物,向虞国借道。
3
被贿赂?被胁迫?
其实虞国的考虑很现实
那么虞国是如何应对的呢?
虞国大夫宫之奇就看出了其中潜藏的危险,劝谏国君虞公说:虢、虞两国就像嘴唇和牙齿的关系,嘴唇没了牙齿就觉得寒冷,一旦晋国灭掉虢国,下一个要灭的就是咱虞国了!
可是虞公不屑一顾:哪有这种事?晋国跟我们同宗,血浓于水,不会不讲情面下这种黑手。
宫之奇又说:虢国也是同一个祖宗,也没见晋国打他们手软啊。
宫之奇说理浅显易懂,只要不是脑子进水应该都能理解,无奈虞公是个榆木疙瘩,任人说得天花乱坠,这块顽石就是不肯点头,最后还是同意了晋国借道请求。

“唇亡齿寒”连环画封面
就这样,一介蕞尔小国虞国从此“名垂千古”,而这位不知其名的虞公更是“有幸”跻身世界蠢人名录。
然而,这位虞公真是白痴不成?他如此决断是否另有什么难言之隐?
作为一个小国弱国,虞国面对两个强邻其实“秀”不出什么操作。在夹缝中求生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选边下注。
而看三国地理形势,说虢、虞两国是“互为唇齿”应该更为贴切:虞国也是虢国面对晋国的屏障。
如果虞国拒绝晋国的借道请求,那么虞国首先就暴露在晋国大军的刀锋下!因此,宫之奇的担心固然有理,但直接挨晋国的揍对虞国来说似乎更难以承受。
即使虢国肯联合抗晋,那也是要在虞国地盘上作战,就算获胜,虞国也要蒙受巨大损失,更有可能需要犒赏虢国的“出手相助”。为了别国安危,搭上自己国家核心利益,值得吗?
老虎和豺狼,虞国还必须选一个,左右判断的因素就要看谁对自己更友善了。
晋国中心在汾河谷地,虞国则在中条山区,两国山水相隔没什么牵扯。晋国的早期扩张也主要是忙着兼并汾河谷地诸国,势力刚刚渗透到虞国边缘。虽然两家关系算不上多好,总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而彼此距离更近的虢、虞两国关系又如何呢?
位于山区的虞国,土地贫瘠、交通不便,虞国人想要向平原发展,最佳方向就是南坡的黄河谷地。
然而不幸的是,虢国重要城邑下阳,几乎就卡在山区出口处。这等于向虞国宣告:此路不通!在国家资源争夺方面,两国注定矛盾重重;从国力对比看,虞国必然比较吃亏。
这样看来,虞国倒向晋国就很好理解了——北边是没什么来往但是肯送礼的晋国,虽是潜在的威胁,不过总比南边那个总跟自己抢资源长期欺负自己的虢国强吧?
4
南北虢“表面兄弟”埋下祸根
那么虢国有没有看出与虞国唇齿相依的关系呢?恐怕并没有。
老牌贵族虢国,长期以王室重臣自居,对晋、虞都比较轻视,尤其对晋国危险性严重低估。
毕竟虢国曾两次打败曲沃晋室,近期又发兵勤王再造周室,功高国强,晋国有何足俱?
但说虢国毫无进取之心也是冤枉,其实他们也有争霸策略:方向是西面和南面:
向东是周天子的地盘。虢国是周王室的西边屏障,以王室柱石自诩,当然不能去跟周王抢地。
向北则面临跟晋国向南同样的难题,路途不便,即便能攻取山北一块领地也难以维系。
而向西向南,没有任何强敌。强秦此时还远在陕西华县以西和西戎争斗。虢国要面对的是以陆浑之戎为代表的各支戎人。
所谓“戎人”,其实并不一定在华夏文明之外,只是没有受过周王室册封。大国往往将周边独立半独立的部族随意指为某某戎,然后就名正言顺大张旗鼓讨伐,乘机抢夺人口财富。这些戎人互不统属,力量小且分散,讨伐起来政治军事风险很小,战争红利却极大。
有这种便宜仗打,虢国自然将大部分力量投向了西面南面。这给了晋国自北向南进攻虢国的机会。

虢国向东就是周王室都城成周,自然不会向这里搞扩张(原图现藏三门峡市虢国博物馆)
而更要命的是,虢国恐怕还有点外强中干。
根据《左传》记载,“假途伐虢”其实至少发生过两次,第一次发生在鲁僖公二年,第二次是鲁僖公五年。晋虞联军首次伐虢时,虢军主力正在桑田和戎人作战,因此无力回救,以致北虢下阳城轻易失陷。
问题是,虢国伐戎是大获全胜的,难道不应该赶紧乘胜回师收复北虢失地吗?
然而没有任何记载表明,虢国在灭亡前几年间,曾对晋国开战。
尤其是虢国灭亡前夜,鲁僖公四年到五年间,晋国又闹内乱,晋献公废长立幼,贤明孚众的太子申生被迫自杀,其统领的晋国下军元气大伤;颇有人望的两位公子重耳夷吾也被迫逃亡,大批重臣贵族遭到清洗。
如果当时虢国断然行动,收复下阳的机会很大。退一步说,即使因为其他原因力有未逮,那也应该厉兵秣马严防死守黄河沿线,谨防晋军如法炮制再次借道虞国。
但事实上,虢国统治者什么也没做,他们不仅坐视自家领土沦陷,甚至丝毫没有提高警惕,彷佛与自己无关。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要谈到虢国内部的萧墙之争。
虢国世系传承,周代虢国有二,除了虢叔初封于雍后东迁陕的西虢-南虢;还有同为文王弟的虢仲,封于汜(今河南荥阳),称东虢。东虢后来被郑国攻灭,余脉虢序辗转迁至中条山南坡下阳,为区别起见称北虢,依附于南虢。
南北两虢国号虽然相同,但血缘关系已经极其遥远,不过是宗主与附庸的关系。其中很可能有些不足与外人道的微妙矛盾。

南北二虢
《竹书纪年》记录虢国两次干预晋国内乱是这样表述的:
桓王……二年,王使虢公伐晋之曲沃,……十四年,王命虢仲伐曲沃。
可以发现第二次干预晋国是北虢虢仲主导的。作为南虢附庸的北虢,竟然能直接受命于周王室,并主动干涉其他诸侯国内政,可见北虢无论是国力还是地位都相当可观,这难免引起南虢方面猜忌。
因此,当晋国第一次借道进攻北虢时,南虢恐怕只是作壁上观,根本没当成自己的事情。虢国最终的亡国命运,可能更多要归结于祸起萧墙的“自作孽”。
5
机关算尽却无法改命
于是,野心勃勃的晋国,谨慎选边的虞国,自高自大的虢国,合力做成三国大戏终局。
第一次伐虢,晋军采取“声东击西”之计:以正兵沿黄河河谷故道东进,吸引北虢军会战,奇兵借道虞国南下,从侧后瞬间打爆了虢军,轻取下阳。
跟自己借道的晋国速胜,但虞国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虞公并不是借道后就当个旁观者,而是“请先伐虢”。

秦国戎路战车葬偶。连这样的战车都拿不出几乘的虞国,为何非要出这个风头?
虞公这也积极得过头了吧,不仅借道还要出兵帮人家打头阵,自己这点实力不是都要送掉了吗?
其实虞公并不是莽,他出兵在前,是因为并不信任晋国。这样把国家军队动员起来,又能率先观察战场状况,一旦有变,也能给自己留出更多的应变空间。
因此这位虞公很可能是有自己小算盘的。他同意借道,不是贪财,而是看到财宝背后掩藏的刺刀,才勉为其难接受;他没有盲目相信晋国,而是在可能的范畴为虞国做了最优选择。

连环画中描绘的虞公受贿
按虞公的判断:虢国长期拱卫周王室,一直活跃于诸侯列国,架子未倒雄风犹在。即使被从虞国借道的晋军奇袭,也不会吃太大的亏,起码黄河北岸重镇下阳不至有失——下阳和虢国国都上阳隔河相望,支援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只要下阳不失,虢国在北岸就有一个稳固的桥头堡,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晋、虢两国一旦形成持久战,虞国就有了左右逢源的机会,进而更好地保障自身安全。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下阳轻而易举地被晋军攻占,虞公一切美好的愿景都泡汤了。
三年之后,“假途灭虢”的剧本再次上演,虞国在同一条沟里跌倒了两次,这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其实虞国如此行事也实属无奈。
由于上一战对战局的错估,如今的虞国不可能修复与虢国的关系,只有跟着晋国一条道走到黑这一种选择。
而更麻烦的是,晋国通过此战在虞国南面控制了一块重要飞地——下阳。也就是说,此时的虞国已处于晋军两面夹击的态势。
所以晋国第二次来借道,不再像上次那样客气,还送礼?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这个苦果只能由虞公自己咽了,所以这次虞国也不再动员军队,失去全部筹码的他们拿什么跟人家争呢?此时虞公也只能抱着一点侥幸心理:虞国穷乡僻壤人畜无害,对晋国也足够恭顺,也许晋国要考虑政治影响,不会做得太过分,会给他们留下一脉香火,长久祭祀列祖列宗……
然而这终归是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晋军第二次假道,彻底让虢国成为历史。胜利班师的晋军在途中反手突袭攻灭虞国,甚至将虞国国君贵族一众贬为奴隶!之前送给虞公的宝贝,自然也都收了回去……

连环画描绘的虞公亡国被俘
大国争霸中的小国谋生之艰难,从虞国身上可见一斑,国君尽心竭力想保全自己的国家,无情的结局却让他们的机关算尽看起来那样愚蠢。
赞赏


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