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衡阳富士康招聘他,不是秩序(3)-多巴胺老邮差

浏览量:98

他乐裕民,不是秩序(3)-多巴胺老邮差
不知不觉走回到宿舍,加加打开微信,群里末端的信息写着:“真的,我不信。”
未读信息有1000多条,加加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她点开跳转到第一条:“潮华娱乐收报:著名影星好男人堂正,疑似出轨,实锤在路上。”
刷…加加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也许又是一个假新闻呢!之前不就有过:“哎,不知道曼柠姐为这个事情又要填几缕白发;林珂,她看见了么?糟糕,她人在哪?”
想到这里,突然加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尽量安慰自己:没事的,那是假的。还是点开了链接,那几张照片赫然在上:
天突然暗了,光熄灭了,每一根神经都勒紧了血管。
她感觉身体正在变得冰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地上。晕眩的感觉还在继续大象理财网,自己还在下坠,坠落到无穷无尽的深渊当中:
照片里那个女孩…是…是林珂。(承接上章:
他,不是秩序(2)
他,不是秩序(1))

对于一切荒妙神奇,我都信而不疑。
我有点不敢看了
章节五:堂正的机会
堂正和Vic面面相觑,堂正刷的一声弹起来。
保姆不在,他给Vic使了个眼色。
Vic打开门,却愣住了:
是一个陌生人男人,手里拿着头盔,浑身湿漉漉,裤腿都可以拧出水,样子有些狼狈,虽然尽量克制着语气,还是可以感觉到他有些急迫:
“您好,您的闪送。请出示收货码。”
Vic回头喊了一声:“闪送到了,验证码”。
沉默了一会,屋里飘来的声音带着疑惑:“我没叫闪送。”
男人退了一步,再次确认了房间号。
“是霄云路一号5单元1001么?”
“是。”
师傅从怀里拿出一个塑料袋。
“为了您的闪送不被打湿,我真的尽力了。”
“您辛苦,请稍等。”
Vic转头望向里屋,堂正,摸索着找到手机,开机。
开机的瞬间,一万条信息和未接电话的提醒,像是狂风撞到了风铃,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堂正没有心思顾及这些,他打开信息,高喊着:“0727”。
“好了,感谢您使用闪送。”
Vic手里拿了一个信封,交到堂正手里。
堂正打开,看到的瞬间,手竟然一抖,一张照片滑落到了地上。Vic看到他奇怪的样子,赶紧捡起照片:“长城上一个穿着西装男人的背身缚手,望着远方。照片是翻照,有些泛黄,褪色斑驳的旧纹交叉印刻在男人的背影上。”
照片的背面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发声明了吗?”
堂正感觉自己再次被巨大的沮丧感笼罩龙延香,他呼吸有些急促:“这个,是那个人朋友圈里仅有的一张照片。”
“这个男人是谁?”Vic一脸疑惑。
“不认识,我没见过。”
突然,Vic灵光一闪:“你快看看手机短信,发件人叫什么?”
堂正似乎抓住了一颗稻草,打开手机,却扬起了眉毛:“【闪送】田先生给您的物品在途中,订单号为xxxx”。
“田先生是谁?”堂正自言自语道。
“上面有闪送小哥电话啊。”Vic干脆一把将手机抢过去,拨通了电话:“喂,师傅您好,我是霄云路一号,刚才您送来的闪送。”
Vic对着电话,频繁点头,语气变得快速起来。
“对对对,我想请问,您在哪里取得闪送?给您的人长什么样?嗯嗯,好好好,您确定?嗯嗯好,谢谢您,非常感谢!”
堂正眼见的Vic似乎有了结果,还没等电话挂断,就抢着问:“怎么样?”
“百子湾,今日美术馆。”
“长什么样?”
“师傅说没留意,但是穿着黑色西服。”
“人早不在了吧。”堂正眼见希望,再次落空了。
“走,去看看!”Vic突然眼前一亮,“你快穿衣服,路上说,快”。
堂正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知道很重要,胡乱穿起衣服,两人几乎是冲出房间,一直到地库。
一辆车牌为京AD8866的玛莎拉蒂,拐弯的一声急刹,加速轰鸣的声音响彻了停车场,惊的旁边保安小声骂到:“x!有钱了不起啊!撞死你!”
雨已经渐渐稀了,或许是刚才的暴雨实在是太大,大家都选择了躲避,路面的状况居然非常顺畅。
“你想,这个田先生,刚才这么热,穿着西服,会惹眼。而且,有多少人去美术馆看展览会穿着西服?”Vic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堂正突然觉得很有道理:“多去问问,看看有没有人有印象。”
一路无话。
“吱!”一脚急刹车,玛莎拉蒂没有再前进一步。旁边人纷纷投来疑惑的目光,都扒着头,以为这边出了什么事故。
“我进去问,你太惹眼,在车里等我。”Vic简单交代一声,就拉门消失在雨中。
堂正知道只有耐心等待,他相信Vic。干脆把把窗户摇下一丝空隙,“啪”的一声,点起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充分的经过他的肺,缓缓的吐了出来。
狭小的空间里衡阳富士康招聘,烟雾缭绕间,堂正陷入了回忆…
堂正出生在书香门第,母亲是大学教授,苏州人,父亲是军二代:一位国家级考古专家。
父母的严厉,让他童年的回忆非常苦涩。
父亲常年出差,母亲把:育他成才视为与工作同样重要的事,她总是说:“我的学生都那么优秀,我儿子不能是个废物,我丢不起那个人!”
夏天知了在窗外知知叫个不停,母亲坐在他旁边,一手拿着扇子,扶着腿,盯着他练钢琴,那是他最紧张的时候了,因为弹错一个音,母亲就凭空变出来一把尺子,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身上。
小伙伴来找他玩耍,悄悄扒头往里看,母亲凛冽的眼神甩过去,孩子们就呼啸着跑开了。
那个时候北京城还没有那么繁华,屋后是一片池塘。清凉如水的夜里,他最喜欢躺在母亲的怀里,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讲着故事。
母亲是讲故事的专家,那神乎其神的剧情和抑扬顿挫的语调,哄的小堂正楞楞睁睁,伴随着池塘传来青蛙呱呱的叫声,母亲轻柔的吴侬软语,慢慢睡去。
而父亲回家,是最让他恐惧的事,他一副典型的军人做派,工作又极严谨。
饭桌上,小堂正坐的不直,把菜掉在桌上,拿筷子的姿势不对,父亲是不会说的,直接用手里的筷子打过来。
如果哭出来,父亲就直接站起来,到屋里拿皮鞭了:“男人,哭?你再哭个我看看?”
可是父亲对来往的同事,却极其的客气,那个笑容是小堂正从来没有见过的。他总是想,如果有一天,父亲能对我这样该有多好呢?
时间过的很快,堂正慢慢的长大了,母亲对他艺术的熏陶和父亲严格军队式的教育方式,让堂正体态刚正,一身正气。而他本身浓眉大眼,五官极其端正。
他乐感好,唱歌出了名的好听,军队大院里的一位领导看中了他,破格挑选他进入军政歌舞团。
父亲是很不愿意的,他说:“我从没想过让我儿子去当一个戏子!姜贞羽
母亲则安慰他:“好歹是军队洪震南,让正正去见见世面也好。”
脱离父母掌控的堂正像是自由的鸟儿尧山滑雪场,他一下子进入了新的世界。他的天赋很高,很快就获得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可,还有她。
是的,堂正在那里遇到了她的老婆:文澜。
那个时候已经是八十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中国每个地方,曾经香港音乐被叫做靡靡之音,但当时张国荣,张学友,罗大佑的歌早已经家喻户晓,歌舞团是严肃的地方,堂正只敢在私下偷偷唱他们的歌给文澜听,而文澜总是捏捏他的手,静静的听着。
直到堂正看着费翔在春晚的舞台上潇洒的身姿,羡慕的不能自已,幻想着那是自己。
命运往往就是播下一颗种子然后发芽。
在一次公开演出之后海潮马,一个香港经纪人找到堂正,递上名片,说如果愿意可以来找他,他在堂正的身上看见了“下一个费翔”的可能。
听见这几个字的时候,堂正兴奋的不能言表,他觉得这就是命运。
他把想法告诉父母,父亲站起来,没走程序,直接扇了他一嘴巴,母亲赶紧来拦,堂正脸上火辣辣的。父亲破口大骂:“兔崽子,你想当戏子?我们孙家,丢不起这个人!”
“我就要去。”堂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只是清楚的知道,如果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你去!你去了就再也不是我儿子!!!”父亲气的咳嗽了起来,母亲倒了一杯水,赶紧扶他坐下。
堂正看着父亲,起身走出向门口,直直的站在那里。
“父亲打不动他了,可是心疼的下一秒想起的是这些年他严厉冷酷的模样,那些迎面而来的皮鞭抽在身上,对待同事和蔼亲切的音容样貌,他不安,他愤恨,他渴望,我就要做出点样子给你看!”
两分钟后,转身,他扑通一声跪下了:“爸妈,你们保重,我混出个样子来就回家!”
随即磕了三个响头,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门口。
他找到文澜,对她说:“我想去试试,你去找个好男人,咱们分手吧。”说完眼睛里竟然翻起了泪花。
文澜的表情很奇怪,抬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一只手摸着他脸,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我就在这里,我等你。”
后来…
砰的一声,车门被打开了,Vic一溜烟的坐进来。
堂正回过神,回忆被打散,雨刷器呼哧呼哧的转个不停,Vic却什么也没说。
“怎么样,是谁?”
“不清楚。”
“不清楚?”堂正彻底乱了。
“我进去找到前台,那里所有人都穿着黑色西服,问了经理,经理找来个姓田的小伙子。”
“他咋说?”
“小伙子开始说没有,他怕经理骂他,不敢承认。我给他看了信息,他才说的,哎..”
“到底咋回事啊?”
“他说不是他,是一个小孩子,拿了一个地址和一百块钱让他寄的。”
堂正瞬间觉得希望的光再次破灭,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车里谁都没有说话。
他俩都明白,不可能找到了。

章节六:曼柠其人
“咣,咣金复新,咣…”高跟鞋有节奏的敲击大理石的地面。
钥匙拧开门,把雨伞收起来,捋整齐,扣上扣子,顺手点开咖啡机,褪去身上有些潮湿的衣服,丢进脏衣篓,闪身钻进厕所。
有点烫身的水让曼柠轻松下来,她回想着VIC那通电话:
“曼柠,说话方便么?”
“嗯,你说。”“堂正出事了,咱们的出口,谨慎发言,等我的通知。”
“好。”
电话挂断。
没有寒暄,也没有说明,曼柠不会多问,这是长久以来她和VIC间的默契:要她知道的事情,VIC会跟她见面聊。
曼柠管理着堂正全国粉丝团体,到了她这个位置,她的每句话总会带着官方立场,每当堂正有关的热门事件,无论好坏,必须要谨慎发言。
事情一发生,粉丝群里就炸开了锅,无数人@她,寻求她的应答。
她并未回复斑彩石。
直到接到VIC的电话,她点开群:
“我已经和经纪人沟通,他们正在紧急拟写声明割草船。@all,现在网上很乱,请安抚咱们的粉丝,千万别陷入骂战,盲目反击会适得其反,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稍安勿躁。
相信他。”最后她补了一句。
曼柠忽略了所有单独私信她询问情况的消息,拒接了所有陌生电话,记者们总是神通广大。
洗完澡,换上柔软的家居服,窈窕的身材在宽大的衣服下依旧若隐若现。卸去了妆,眉毛淡了,嘴唇恢复肉色,湿漉漉的头发下一双透亮的大眼睛,素颜让她的气质变得温婉了许多。
她倒满一杯咖啡,一把将抱枕拉到怀里,双腿盘起,半倚蜷缩在沙发里。
记者们想从她这里套出任何信息都是白费力气,她太清楚娱乐圈的运行模式了,很懂自己什么时候该发力。
说起来,曼柠似乎有着和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人相处的时候她总是细声细语,笑起来很乖,永远在倾听,像团软软的棉花糖让人不觉想亲近;
可一旦涉及到工作,她会一下子收敛起所有柔软,思路清晰,反应机敏,总能准确捕捉有效信息,又从不会去管多余的事。
VIC曾私下说:这个女孩,聪明,识大局,有城府,是将才。
也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堂正和VIC邀她一起加入公司,给了她股份,明面上管理着粉丝团体,实际上让她兼并着很多业务。
不客气的说,她和VIC一明一暗,这几年来,配合相得益彰,堂正的公司运转蒸蒸日上。
而曼柠也因此积累了不错的财富,短短几年已经在北京置房置车。
不过她又有些怪,可能是她过于低调了,不仅是朋友圈空白一片,所有的社交媒体几乎都不发声,偶尔只有几张旅行的照片,用她自己的话来讲:“我在现实中,可以找到一切归属感,不需要填补空虚。”
追求者自然络绎不绝,可如今30岁的她,还是单身独处,她实在太独立了,朋友试着给她介绍男朋友:“现在还不想谈,要自己找,而且现在这样还挺好的。”回绝的几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曼柠站起来,把窗帘拉开一角,雨滴沾满的窗外,她望向更远的远方,天边灰暗的云,隐约的压了过来。
她贴着窗户哈了口气,手指熟练写着什么,升腾的雾气中隐约的两个字:“堂正”,但又很快消失,窗户上干净如洗。
一股困意袭来,她抿了一口咖啡:“还不能睡,VIC随时都会打电话来的吧。”
“铃….”

章节七:那个神秘人?
大雨过境,路面上的车流渐渐多了起来,车里的气氛却非常诡异,堂正直勾勾的盯住前方,VIC双手托住下巴,侧脸呆呆望着窗外,谁都没有话说。
“到了,停这里吧,我回家一趟,然后去你家。”VIC转身下车,扭头补了一句:“开车小心飘帅。”
堂正嗯的一声,却淹没在车门关上的撞响声里。
车缓缓开启,堂正拿起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喂。”他听见她声音的第一秒,就放松了下来。
“嗯,文澜。”
“你还好吗?”文澜的声音很短促。
“嗯,还好。”
说完两遍竟然同时冷了场,一个奇怪的念头莫名的闪进堂正的脑海:文澜这一刻的表情是怎样的呢?同情?担心?又或者嘴角带着冷笑?
还是文澜先打破了沉默:
“你别担心,我刚才给爸妈打了电话,问了问家长里短,他们还不知道,但是瞒不住的。”
堂正没有说话。
“你先别打电话了,我明天带着澄澄回去。”文澜平静的语气,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又隔着些什么。
“VIC不是安排你出国了吗?”堂正有气无力。
“爸爸身体不好,这个时候我走了,他们知道,万一一下身体受不住,你后悔都来不及!”说到最后一句,文澜突然凭空提高了声调,她终究没有控制住情绪。
又是一阵沉默。
“谢谢,对不起。”堂正心里一阵悸动,小声的呢喃。
“这些年你说过很多次了,”文澜语气变得冰冷,不过她似乎不想在这上面过多纠结,调整了一下,随即语调重新变得温柔:“明天我回去看看情况,带着澄澄,老两口就有盼头,心情会好些。”
堂正听得出来,文澜的潜台词是:就算知道了,老两口有孙子陪着,就有精神支柱。
“好。”堂正简单明了,因为他知道此刻说的再多也没有意义了巨塔杀机。
“你…注意身体。”文澜打算以此结尾,她似乎对事情的真相毫不关心,或者说:她不想知道吧。
突然间,堂正心里涌起巨大的愧疚感:父母年迈的背影,澄澄张开双臂向他跑来,文澜面带微笑的颔首看着他。这些年,关于家的画面像幻灯片一样,一幕幕倒影在脑海里,无名的一把火,将他们的影子毁之一炬。
“是假的。”堂正似乎下定了决心,声音急促。
文澜却沉默了,3秒之后。
“嗯。”文澜小声的回应,挂掉了电话。
堂正痴痴的看着挂断的手机,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能量,无力感包围了他。四环已经排起了长龙,一眼望不到头,正好容得他仔细思考:
“这些年,他都很小心,从来都会盘清对方的底细,交往前把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交往的时候他几乎是真心的,真的对别人好,有的时候不惜用出自己全部的演技,他为了努力让对方投入,完全的爱上他。
原因很简单:他享受这种恋爱的感觉,这样的征服让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也遇到过一次这样的事,女孩照下证据,堂正会用一大笔钱封口,买套房或者送出国外。
但是这次?对方还有公司的假账,是为了能多要一些钱吗?那真的是一个狠角色了。
林珂?如果是这个可爱的小姑娘,那她的城府真的不一般,先打电话。”
堂正拨通了林珂的电话:
电话关机。
堂正打开了微信:“阿珂,你别急凌云霸主,我有办法的,回个电话,相信我。”
下一秒,他就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列入了怀疑对象,挨个思量:不会是VIC,不仅仅是相信他们二十多年的友谊,更何况如果是他,早就可以,不会等到现在。他是值得信任的,而且之前的危机都是他一手帮他度过了难关。
他又把那张泛黄的照片拿出来,仔细看了每一个细节,他只能确定两件事:1,这个照片很有年头。2,这个照片的男人他真的不认识,而且到现在这个男人至少也已经60多岁了吧。
他点开神秘人的微信,放大了照片,只有他和林珂的合影,他知道数码相机镜头的距离,这样的构图和清晰度,完全不能说明对方的位置。
那个神秘人究竟是谁呢?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未完待续....
PS:各位小伙伴,抱歉那么久都没更新,虽然休赛期啦,我也没有偷懒的哦。
正在努力这本悬疑小说——《他,不是秩序 》。
每周三周日两天更新哦,一定要给我留下你们的意见,很可能影响剧情哦!
答应我,不要弃剧!
福利福利!!公画眉鸟叫声!
许久没有给大家送福利啦,看过这篇文章后认真评论,我将从评论区抽取两名朋友月山习,一件送王小七seven wong的Tee,一件送娜姐品牌的勇士文化衫,欢迎大家围观哦~~

“王小七Seven Wong品牌”T恤已经上线啦!!!
大家可以复制链接:
【王小七Seven Wong】:復·制这段描述€Myozb2VGhqQ€后咑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