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他一辈子只带了一次兵,却打赢了国家最输不起的仗-同窗书屋

浏览量:134

他一辈子只带了一次兵,却打赢了国家最输不起的仗-同窗书屋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1449年,北京德胜门前,在众将士惊异的目光下林广茂,于谦穿戴整齐,跃马出城,立于大军之前,身后的德胜门缓缓地关闭。
历史上这样评价于谦:明代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民族英雄。
他一生清正廉明、政绩卓著, 有“于青天”之誉。土木之变后, 他临危受命希莶草, 亲自指挥数十万军民进行了垂范青史的北京保卫战, 书写了中国历史上辉煌壮丽的一页。
1449年7月,蒙古瓦剌部首领借口明朝失信, 统率瓦剌军, 分四路大举南犯。年轻气盛的明英宗朱祁镇, 在宦官王振“立不世之功”的怂恿下, 欲再现先祖数次亲征蒙古凯旋而归的业绩, 不顾群臣谏议, 仓促就道, 轻率亲征。8月15日, 在土木堡被瓦剌军打得大败,英宗被俘。史称“土木之变”。

土木之变后,明朝最精锐的部队“三大营”20多万人丧失殆尽。而士气正旺的瓦剌军正准备进攻防御薄弱的北京城。
其时, 京城九门昼闭, 市民惊恐, 许多大官富户为保全身家性命, 纷纷南逃。8月18日, 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钰监国, 召集群臣议商战守之策。侍讲徐(有贞)言:“验之星象, 稽之历数, 天命已去, 惟南迁可以纾难。”主张南迁。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不动声色的于谦瞪着徐有贞说了一句话:“言南迁者, 可斩也。京师, 天下根本, 一动则大事去矣, 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一语震醒犹豫之人。
在礼部尚书胡、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的支持下,朱祁钰下了抗战的决心,于谦独揽战守这个天下最高的荣誉,也是天下最重的重担。

为稳定军心,于谦干了三件事儿
土木堡失利,几乎把明朝的老本都赔干净了李一纯,京城里连几匹像样的好马也找不着。士兵数量不到十万新唐遗玉,还都是老弱残兵和退休人员。面对强大的敌人,连朱祁钰都没有信心。
1.他调来了河南、山东和南京的预备部队(备操军、备倭军),江北所有的运粮军,还有战斗力较强的陈懋所部浙军。并下了一道命令:
“接到命令立刻出发,按时赶到京城布防,违令者,斩!”
2.为了解决粮食问题,同时避免在运粮途中遭到敌军抢夺,他出了一个高招,让所有来北京布防的军队,自己去通州取粮食后再进京。
9月初,上述布防军队悉数到来马方综合征,京城的兵力达到了22万,且粮食充足栗额金刚鹦鹉,人心也逐渐稳定下来。
于谦在军事上做足准备的同时,平息了一场让当时国防部长(兵部尚书)王直佩服至极的政治风波,顺带干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儿——干掉了王振的同党。
“把王振千刀万剐!”是当时很多大臣的心声,土木堡之变后,朝廷把所有怨恨都聚集在了这个小人身上。终于在8月23日爆发。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天的朝廷议事,竟上演成为明朝276年历史中最为严重的一次朝堂斗殴。
这一天朱祁钰主持政事,都察院右都御史陈溢大早晨也不知道吃错了药还是什么原因,一上来就上奏要铲除王振的余党,而且越说越激动,严厉的语气吓了朱祁钰一跳。这个陈溢越说越激动,最后嚎啕大哭,这一哭不要紧,朝廷立马乱了起来,上奏声,杨肸子骂人声、痛哭声此起彼伏。
已经打红了眼的大臣们,有人竟然指着朱祁钰的鼻子,要他把王振的余党交出来宦海通途!这种近乎造反的举动,朱祁钰竟然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来太监金英把王振的余党毛贵和王长随找了进来,这两人被拎进大殿还没明白咋回事的时候曾美慧孜,就被一顿胖揍致死。
朱祁钰想逃。
当时的情况是,如果朱祁钰走了,那些武功高强锦衣卫和王振的余党可能会对这些文官动手。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保持了冷静的头脑,他就是于谦。
他立刻拦住要走的朱祁钰,让他下了一道命令:

“百官(基本都动过手)无罪!”
危机解决,顺带王振被抄家!
于谦在战守北京面临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被俘的皇帝——朱祁镇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
很显然,朱祁镇会成为也先手里的王牌和对大明的提款机,因为皇帝这个名分,对当时的大明实在太重要了。但皇帝是大明的,不是他朱祁镇的。
所以,于谦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让也先手里的那个大明皇帝,变成过期产品。
在立谁为皇帝这个问题上,最先考虑的当然是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不过当时他只有3岁,字儿都没认全。最后,能选的,只有朱祁钰了。自从朱祁钰目睹了朝廷斗殴事件以后,打心眼里不想干皇帝这份差事,而且羊城交通台,万一北京守不住,他很可能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在于谦和大臣的坚持下,朱祁钰“答应”了。
做完这三件事儿以后,京城人心渐渐稳定下来。

德胜门1886年
为守京城九门,于谦下了五道惊世命令
所有人都知道,也先攻击的目标是北京外城九门,此九门分别是: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朝阳门、西直门、阜成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
这应该是北京城建城以来,第一次被大规模地攻击,是检验一下城墙结不结实的时候了。于谦下了一个令所有人惊愕的命令:
“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
“锦衣卫巡查城内,但凡查到有盔甲军士不出城作战者,格杀勿论!”
“九门为京城门户,现分派诸将守护,如有丢失者,立斩!”
“安定门何小影,陶瑾!”
“东直门,刘安!”
“朝阳门,朱瑛!”
“西直门,刘聚!”
“镇阳门,李端!”
“崇文门,刘得新!”
“宣武门,杨节!”
“阜成门闪婚演员表,顾兴祖!”
他停了下来。
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停顿,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甘昭烈,还有一个门他没有说,这个门就是德胜门。
德胜门是最为重要的门户,因为它在北京的北面,且正面对着也先的大军。一旦开战,这里必然是最为激烈的战场。
这里是个送死的好去处。
众人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于谦很快就说出了镇守者:
“德胜门,于谦!”
他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每一个人,这种眼光也告诉了众人,他没有开玩笑。
文武大臣们又一次吃惊了,可让他们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于谦马上要颁布的是一道他们闻所未闻的军令。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于谦把手指向了兵部侍郎吴宁爱库网,下达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
“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之后侯建平,立即关闭九门,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
听到这道命令,连石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将也被震惊了,这就意味着但凡出城者,只能死战退敌,方有生路,如果不能取胜,必死无疑大都市鞋城!
于谦这是玩命了蔡书灵!不但玩他自己的命,还有大家的命。但他不得不这么做,这场战争,于谦输不起,大明也输不起。所以于谦为守护城池的人和他自己留下了唯一的选择:不胜,就死。
在于谦看来湘囧,这是他应尽的责任。这也是从来没有指挥过军队的于谦能想到的最佳方案战争命令 。

于谦
穿上了那套沉重的铠甲
离开了他的住所
向德胜门走去
穿戴整齐,跃马出城
立于大军之前
在他的身后,德胜门缓缓地关闭
于谦用行动告诉所有士兵们,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战的,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此刻的于谦已经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官,对于战场上的士兵们来说,这个瘦弱的身影代表着的是勇气和必胜的信念。
秉持着信念的军队,是不会畏惧任何敌人的,是不可战胜的。
守卫城池的明军单论战斗力绝对不是瓦剌士兵的对手,但他们有一样东西,是这些入侵者所没有的疟疾怎么读。
这样东西就是信念,保卫自己家园的信念七月的天山 。
于谦赢了,大明赢了。

如今,被拆的只剩下箭楼的德胜门,已不可能再现当年那场差点改变中国历史这场“保卫战”。

德胜门1860年
1870s 德胜门箭楼南面(瓮城)
德胜门瓮城内

德胜门城楼1901年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支付稿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