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许嵩惊鸿一面他骂哭张学良,吊打汪精卫,保住故宫,美国人夸他“中国最强者”-汉周读书

浏览量:93

他骂哭张学良,吊打汪精卫,保住故宫,美国人夸他“中国最强者”-汉周读书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 里面的历史都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人木有套套,咋办|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订阅我们立刻马上看!

美国的时代周刊杂志(TIME)创办于1923年,是一份在全世界有着重要影响的新闻周刊,同时也是美国三大时事性周刊之一。
封面人物的创意一直是这个杂志的一项特色。有一本名为《谁在时代封面上》的书,其作者这样说“那些经常出现在时代封面上的人物,必将被收入历史课本”,可见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都是影响巨大的人物。
中国人中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多次登上该杂志封面,蒋介石也多达10次,还有宋美龄、林彪等历史人物。可是最早刊登在时代周刊封面上的中国人,却另有其人。
咱今天也不卖关子了,直接揭晓答案,此人就是1924年民国时期的大军阀吴佩孚。

提起吴佩孚这个人,让我们自然想到的是两件事:一件是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吴佩孚派军队镇压,杀害工人领袖林祥谦。
另一件便是北伐战争中,叶挺独立团在丁泗桥、贺胜桥大败吴佩孚的北洋军。

历史教科书展示给我们的,是一个血腥镇压工人运动的反动军阀。
然而历史却没有这样简单,人也并不是非黑即白。
历史上的吴佩孚,同时也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他个人品行高尚,平生注重修身夺妻饕餮,廉洁自守,为人忠直。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抗战时期保持了坚定的民族气节。
吴佩孚,同治13年(1874年)出生于山东省蓬莱县,光绪22年中秀才。青年时期在天津投军,还进入过保定武备学堂。后来投奔清军统制曹锟,得到曹的赏识和重用,开始在军政生涯中崭露头角。

1912年任曹锟部下炮兵团长,此后便在军阀混战中迅速崛起。时隔9年,领兵十余万的吴佩孚便被北洋军政府任命为两湖巡阅使,成为直系首领。
1924年,是他一生中的巅峰时期。这年9月吴佩孚被誉为“中国最强者”,亮相美国《时代》周刊封面。
直到1927年国民革命军二次北伐,吴佩孚在冯玉祥的国民军和北伐军的夹击下彻底失败。下野几年后到北平定居,当起一名种花养鸟、习字著作的寓公。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多次企图拉拢吴佩孚。先是要他上台当华北傀儡政府首脑,后来又想让他与汪精卫合作,均被他坚决拒绝。1939年12月,他因吃饺子被骨屑伤了牙龈,被土肥原指使的日本牙医害死。

对于吴佩孚这个毁誉集于一身、盖棺也未定论的历史人物,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一些传闻轶事还原一个真实而生动的吴佩孚诗囚是谁。
01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吴佩孚在天津当兵时,只是地位低下的勤务兵,后来得到文案郭绪栋的赏识。一天吴佩孚替郭送一份公文,发现郭用错了一个典故,顺口念了出来。郭慧眼识才,交谈中认定吴佩孚是个难得的人才。
与吴佩孚拜了把子,还对人说:“子玉日后前途无量,我等都得仰仗他。”后来又保荐吴佩孚入保定武备学堂深造,使吴有了日后发达的机会。

民国时的天津
吴佩孚飞黄腾达后,不忘这位义兄的知遇之恩。1921年吴佩孚任直鲁豫巡阅副使,聘请郭绪栋为秘书长,他尊重郭的才能,因此引为左膀右臂。
在洛阳时,除了曹锟的使者外,吴佩孚对所有宾客都不亲自迎送,唯独对郭绪栋始终礼遇有加。郭偶尔生病,吴佩孚衣不解带亲自服侍。而吴家凡有家务矛盾,郭一劝就灵。
后来,郭绪栋起了衣锦还乡的念头,吴佩孚想保举郭做山东盐运使,郭却嫌官小,闹脾气说:“难道我就不够当一任省长吗?”于是吴又保荐郭做省长。

民国时期山东的纸币
郭还不满足:“我不做省长则已,要做就得做山东省长,让我在家乡露露脸,死亦无憾。”
眠眠表示,这人啊,一旦尝到了甜头,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吴佩孚面有难色,因为现任山东省长是曹锟的参谋长,改用自己的秘书长换掉曹的参谋长显然不合适。郭改称只是随便说说,吴佩孚却将这事记在了心上,终于费尽周折为郭谋到山东省长一职,这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民国时期山东的学校
不料,还没来得及去山东赴任,郭绪栋竟一病不起,阖然离世。
吴佩孚伤心不已,亲自撰写挽联:“公而忘私,国而忘家,弃下老母孤儿,有我完全负责任;义则为师,情则为友,嗣后军谋邦政,无君谁与共商量。”
02
待人之道和用人之道
早年吴佩孚家境贫寒。一次烟瘾发作,吴与当地豪绅翁钦生商量,想借用他所包的雅座一角抽几口,没想到,却被翁一脚踹出了门。
后来吴佩孚当管带时,碰到当年将他踹出门的翁钦生。翁一见吴就想溜,吴佩孚却没有借机羞辱一番,却是挽留他回军营吃饭,请其带信回家,还替翁买好车票,将他送上车。

民国时期的烟馆
吴佩孚自有想法:若非当初这一飞脚,自己恐怕一辈子都要在蓬莱做穷秀才了。翁钦生回到蓬莱后,逢人就夸赞吴佩孚的气度。后来吴佩孚当了大帅,翁还厚着脸皮去洛阳投靠,谋得一个职位。
吴佩孚和幕僚蒋罗宾是武备学堂的同学。当年蒋曾买过一把白折扇,被吴泼墨挥毫写画得一塌糊涂。蒋不依不饶要吴赔偿,吴只好赔了他一把新的。
吴佩孚说:“保不准有朝一日咱的一幅字,你求也求不到呢。”吴佩孚发迹之后,蒋罗宾到洛阳投靠吴,做了军事参议。一天,他拿着宣纸求大帅的墨宝。

吴佩孚的书法作品
吴佩孚想起了往事说:“别人要字可以,你要不成。还记得我赔你扇子吗?”蒋说:“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大帅脚踩过的烂泥也是香的。”两人相视而笑。
吴佩孚拒绝任人唯亲,特别是不用自己的亲属。曾经下令永不叙用吴姓辈分是“天、孚、道、远、隆”的这五世人员,这在北洋军阀中非常罕见。委用故旧他也必须看其能力。
同学王兆中前来投靠,吴佩孚委任他为上校副官,每月照例支薪却无事可做。王不甘寂寞,想当县长,多方活动请派河南任职。吴佩孚批了四个字:“豫民何辜?”

民国时期的河南
这人居然搞不明白吴是在嘲讽自己,不识相又要求调任旅长,还打报告说:“愿提一旅之众,讨平两广,将来报捷洛阳,释甲归田,以种树自娱。”
吴佩孚这次回答更绝,干脆在给他的报告上批复:“先种树再说。”
03
保住故宫三大殿
1923年,吴佩孚获悉北京政府准备拆掉故宫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改建为议院,立即表示反对。
他在给当局高层的电文中,力陈故宫三大殿作为珍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此不止中国之奇迹,实大地百国之瑰宝”。

吴佩孚还严厉地指出,一旦拆毁将使中国蒙羞和造成无可弥补的巨大损失。吴佩孚的竭力阻止得到了全国民众的支持,终于迫使当局妥协。如今我们也才能依然看到那雄伟壮丽的故宫三大殿。
04
教训“世侄”张学良
1932年,被北伐军打败后落魄下野的吴佩孚离开四川,来到了北平。少帅张学良亲率文武官员数百人到火车站迎接程桂兰。
从前门火车站到什锦花园,上百辆轿车排成了长龙,可谓排场浩大,盛极一时。张学良还为吴佩孚安排了居所,并且提供每月4000元不菲的生活费,给足了吴大帅面子。

然而吴佩孚并不领情,该说的话照样要说。
当晚回访张学良,刚一坐定就问日本占领东北的经过,当张学良据实相告后,吴佩孚责问张学良,你为什么不抵抗?保存实力作何用?许嵩惊鸿一面
张学良只好支吾搪塞,顾左右而言他。吴佩孚叹道:“国恨你不报,家仇你不报,真没出息!忘记了自己的国仇家恨,真是不忠不孝炫舞么么哒。”

张学良当场羞愧到无地自容,也不知该拿什么话回应这位长辈,场面极为尴尬。……
后来,吴佩孚还曾写诗批评张学良:“棋枰未定输全局,宇宙犹存待罪身,醇酒妇人终短气,千秋谁谅信陵君。”
05
坚持“四不”
吴佩孚矜持自傲,孤芳自赏,无论得意还是失意均坚持自我标榜的“四不”。他蛰居于北平什锦花园时期,主要靠张学良的资助维持生活,但他不为处境窘困所迫,撰写了一副对联挂在客厅里,以明心迹:
得意时清白乃止,不纳妾,不积金钱,饮酒赋诗,犹是书生本色;
失败后倔强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园抱瓮,真个解甲归田。
在这长联中明确表明了“四不”:不纳妾、不积金钱、不出洋、不走租界。
“不纳妾”说得有点勉强,吴佩孚与原配李夫人感情甚笃,但始终未育。
在其母安排下又娶了张氏为侧室,不过对这事他始终存有愧疚。后来,李夫人早逝,张夫人仍然没有生育,但吴再没有动过纳妾的念头。

据说当时德国驻华公使女儿,很是仰慕吴帅,一度暗恋之后,坦率地给吴写了一封求爱信。吴叫秘书译出,看后挥笔批下四个字:“老妻尚在!”
对于“不积金钱”,吴佩孚倒是终生贯彻的。军阀混战中为了养活庞大的军队,吴佩孚和其他军阀一样会巧立名目,增加捐税,搜刮百姓敛财。不过他却没有中饱私囊,做到了“不积金钱”。
1938年,吴佩孚曾向他的秘书谈到:“早先家里有几亩薄田,现在中央又补助三千元,可以过得去了。这年头,过得去已经是福气了。”
“不出洋”吴佩孚也做到了。失败后下野出洋,暂避锋芒,伺机卷土重来,是当时军阀惯用的手法。吴佩孚却能坚持待在国内,也属不易。

吴佩孚执行最坚决的是“不走租界”。他重民族气节,痛恨列强对中国的欺凌,无论如何不愿仰仗洋人,坚持不进租界。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吴佩孚被倒戈的冯玉祥逼得穷途末路退往天津,困在新火车站。部下劝他进租界暂避,作为权宜之计。
没想到,吴佩孚却断然拒绝:“堂堂军官,托庇外人,有伤国体,焉可为之?”
06
坚守民族气节
早年吴佩孚所写的军歌《满江红.登蓬莱阁》中就充满对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屡受日寇欺凌的愤慨:
“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涛大作黄翠珊,想当年,吉黑辽沈,人民安乐。长白山前设藩篱陌上枝头,黑龙江畔列城郭,到如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权堕!叹江山如故,夷族错落。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却归来珠海视窗网,永作蓬莱山游,念弥陀!”
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侵占东三省瓷都中学,扶植伪满洲国成立。此时吴佩孚虽然已手无兵权,仍通电声讨,痛斥:“伪称满洲独立国,实即为日本附庸,阳辞占领之名,阴行掠夺之实”。

1935年日本侵略者策动汉奸搞华北自治,请吴佩孚做“华北王”。吴佩孚愤然作色说:“自治者,自乱也。”严词拒绝。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要他出任北平维持会会长,他同样加以拒绝。南京大屠杀的消息传来后,吴佩孚绝食一整天以示抗仪。
1938年日本侵略者决定把华北伪政府和伪南京政府合并为一个汉奸政权,负责筹建中国占领区内统一伪政权的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又要拉吴佩孚做“中国王”,吴佩孚说:“叫我出来也行,你们日本兵必须全部撤出中国去。”

接替土肥原的日军川本少将继续对吴佩孚实施诱降,先是提出要拜吴为师,并送给吴夫人一大笔钱,却被吴佩孚连夜差人把钱退还。
最后川本亲自出马劝吴出山,吴佩孚却说:“如欲和平,必须全面撤兵!”他还引用一句孟子的话相告:“小国不可以敌大鲜花满月楼,寡国不可以敌众,弱国不可以敌强。中国国大、人多,日本终必失败,这就是我对中日战争最后的看法。”
川本气急败坏说:“大帅会后悔的导药网!”
无耻的日本人继而以死威逼,想不到刚进吴家,吴佩孚就请他们看一样东西,原来是一口黑漆棺材,吴佩孚已经在上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以此明志,表明至死也不屈服的态度,李冠廷让日本人无计可施。

汪精卫公开投降后,日方曾经策划“汪吴合作”,提出“汪主政,吴主军,平分秋色”的方案。吴佩孚以“试能与日本交涉不失中国主权,得以结束日中战争,回所企愿,愿意听从。若与‘临时’、‘维新’两政权相似,寄人篱下,未敢从命出山,而决心抗战到底”来回答日军的威逼利诱。
汪精卫先是给吴佩孚写信,拉吴作汉奸遭到拒绝。1939年6月汪精卫又亲自飞往北平,邀吴佩孚在铁狮子胡同日本侵华军参谋长山下奉文的公馆里会晤。

汪精卫,其实一个人的品性,外表也能看出一二
吴佩孚义正辞严地回答说:“咱们是中国人,谈的是中国事,应当在中国人的家里谈”,拒绝与汪逆会谈。
无奈之下汪精卫又派亲信去北平面见吴佩孚陈彩薇,许诺吴佩孚如能与其合作,将让他担任汪伪国民政府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并兼任北平“政治委员会委员长”的职务。
却顿时遭到吴佩孚的痛斥:“谁跟汪精卫合作,这人必定下贱!”他还顺手拿出自己手书的文天祥正气歌,让来人带回去送给汪精卫。

当年日本人到吴家给吴佩孚治疗牙疾时,竟然是日酋川本和军医处长石田带着一队宪兵,不让任何人进入什锦花园。强行手术后吴立即陷入昏迷,当晚就去世了。
日本人终于下手谋杀了拒绝与其合作的吴佩孚。
1940年1月,国民政府举办吴佩孚将军追悼大会,蒋介石亲临致祭并送挽联:“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为了表彰吴佩孚保持晚节,追赠他为陆军一级上将,并且在北平为他举行了国葬。

吴佩孚死后,民间甚至将“武圣”的名号给了他。

一个近代中国名士,政坛军界中的佼佼者,在民族危亡之际拒绝侵略者的威逼利诱,坚守爱国情操与民族气节,坚决不当汉奸,难能可贵,这一点为世人所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