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诸侯ol他看着她说“要不...再来一次?”-星河书社

浏览量:91

他看着她说“要不...再来一次?”-星河书社

别想着逃跑
“呼……”苏茉兮瞥了眼纤细手腕上的腕表,长长舒口气,推门而入,“还好,没迟到。”
身形笔直立在酒店前台的咨询小姐在看到她时,甜美的笑容略略僵了一下,“请问小姐是要住房吗?”
“那个……我是来找人的。”想到是要来酒店找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她喉咙就像是卡住了硬物。
“请小姐说一下对方的姓名。”
“晏律言。”她几乎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马剑琴。
前台小姐脸上的笑容顿时又僵住了,不过她很快就恢复如常,朝苏茉兮欠了欠身:“请随我来。”
苏茉兮整理好情绪紧随在其身后,进电梯再到出电梯,走廊上的玻璃明晃得刺眼,隐隐绰绰照出她“艳丽”的妆容。
煞白的粉底、浓黑的眼线、再加上大红唇配上耀眼得发紫的腮红,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心里暗叹着希望待会儿那位可怜的男士心脏承受能力够强。
不然,等下她还得出钱叫车送他去医院,那可就划不来了。
前台小姐在902门前停下菏泽牡丹节,转身再次向她确认:“小姐,你确定你是来找晏先生的吗?”
她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不确定,她那不婚主义的闺蜜被嫁女心切的老妈子逼婚无奈,才发高价让她来替其相亲。
来前,不知道在她耳边念叨了多少次这个男人的名字,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她一定把相亲搞砸。
“晏先生,您的客人到了。”前台小姐伸手扣了扣门,随即轻轻推开,示意苏茉兮进去宜阳政府网。
她刚走进去,一道清冷得如寒风过境般的眸光扫过来,下意识的双脚顿时驻足原地动弹不得。
“迟到了两分钟。”男人如碎玉般悦耳的嗓音在寂静已久的包房里响起篡命铜钱,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可她记得自己明明是踩着点来的,难道是她的手表短路了?
想到这,她立即低头去查看。
由于包间里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无奈只好弱弱地开口:“晏先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晏律言长腿一迈,几步走到她面前。
苏茉兮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面容,雕刻般完美的五官,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每一处无不在张扬着一种矜贵气质。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人如此优秀,但又让旁人害怕,不敢靠近欧模网。
愣了一瞬,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千家姓,手还死死的护在胸前隆起处,“你要干嘛?”
“你叫宋官儿?”他深沉的眸子波澜不惊地看着她。
苏茉兮本能反应的摇了摇头,缓神过来又咽了咽口水点头,“是的,我就是宋官儿。”
晏律言看他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一阵疑惑:“你到底是不是宋小姐?”眸子里散发着精明的光。
生怕他怀疑,苏茉兮这次快速的重重点头。
“那就把婚前协议签了吧!”
“呃?”苏茉兮一脸茫然,盯着他递过来的白纸黑字,“不是,你是不是搞错了,没答应过要结婚啊?”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宋官儿那家伙在她耳边说的时候,只是说让她吓跑这个男人,没说两人要结婚啊!
“既然都相亲了,那离结婚也不远了。”
苏茉兮只觉得心里好气又好笑,仰起小脸反驳:“到底是哪国法律规定相亲就必须结婚的?”
微弱的灯光下,她的脸甚是骇人,晏律言嫌弃的皱起眉头,“先把你的妆卸掉再和我说话。”
她一脸的惊愕孟祥伟,猛然间想起来自己的样子有多恶心,拔腿就往外跑。
刚跑出去几步,晏律言冷冷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你最好别想着跑掉。”
晏夫人的头衔
他现在急需一场婚姻稳固在晏家的地位,虽然想方设法爬上他床的女人都能列成一个长长的名单,但是他有心理洁癖,绝不会和没有第一次的女人在一起,哪怕是他并不会和那个女人上床。
在相亲之前坂本辰马,他已经对宋官儿彻底详细的调查过,她确实还是个处。
晏律言心里自然明白现下的时代想找个处真的太难,再加上他又急需一段婚姻来救急,便也忍了苏茉兮那副浓妆艳抹的模样。
狼狈钻进洗手间的苏茉兮一阵翻找,才想起出门前过急,竟然忘记带了卸妆水。
无奈只好用水龙头的自来水冲洗,整张脸搓得红肿了起来,都快要搓掉一层皮,才勉强好了些许,至少能让人直视。
将近过去了一刻钟,晏律言才看到苏茉兮那小小的身板从门外一点点挤进来。
她在他线条坚毅绝美的俊颜上瞥了一眼,嘴角一抽搐又低下了头。
“十五分钟足够你想清楚了吧!”
即便苏茉兮的脸上已经干净得差不多,但晏律言的眸光里依旧是浓得化不开的嫌弃。
“不好意思普丽吉,晏先生,我不能签。”苏茉兮扬起那张娇俏巴掌大小的脸,语气铿锵地反驳:“这不过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相亲,凭什么要和结婚绑定在一起骆力炜,难道说一对男女上了床就必须要结婚吗?”
这番话显然有些震惊到晏律言,资料上说好的乖巧柔顺呢?
晏律言入鬓剑眉一皱,正打算要打断她的话,不偏不倚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茉兮是个识趣的女人,看到晏律言在自己面上扫了一眼,那示意她闭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立即噤声。
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他眉头越皱越紧,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但接起来时的语气却是十分恭敬:“爸?”
爸?
一听到这个字,苏茉兮心里就一阵乱跳,想着这签约什么婚前协议的事情不会是他爸出的主意吧?
她屏住呼吸打算聚精会神的听,晏律言那双冷冷的眸子扫过来,不禁看得她浑身汗毛竖起,讪讪笑着挤出门。
刚走出门,她隐隐听见晏律言那清冷的嗓音吐出一句:“我知道橡子树。”
她皱眉站在那儿不动,难道他真的答应了他爸爸一定要她签什么婚前协议?
苏茉兮在门外等得心烦意乱,不到两分钟,晏律言打开包间门,示意她进去。
苏茉兮的身子本来就瘦得可怜,轻轻一蹭就闪过晏律言站在门前的修长身躯,进了包房里。
“你死了那条心吧!不管你怎么威胁我,我都不会签的。”
闻言,晏律言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加深,缓步走到她面前,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吐气:“难道你就不想要晏夫人这个别人煞费苦心都得不到的头衔吗?”
他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温热气息喷洒在苏茉兮白皙的脖颈上,红晕一路顺着脸颊就蔓延到了脖子根。
她不敢看晏律言,低垂下头,岂料她一低头就看到了晏律言那松开第二颗衬衣扣子里的风景,扯了扯干涩的嗓子,说:“我的梦想是能成为一个名动A城的律师,而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晏夫人头衔。”
晏律言伸出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如果你愿意,我马上能让你成为整个A城,甚至整个国内最赚钱的律师都市神皇。”
我签,我签
苏茉兮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退了好几步,目光有些无措,警戒地死死瞄着他:“晏先生,请你自重。”
却听晏律言冷冷的低笑一声,不仅没丝毫收敛,反而是凑到她敏感的耳垂处:“女人,只要你签字暗翻军棋,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他沉沉的呼吸从头顶笼罩下来,苏茉兮的心猛地就漏跳了半拍,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下,惊慌的抬头,撞进一双深如黑洞的瞳孔,瞳孔中是她慌恐的狼狈模样,胸口一阵窒闷,呼吸一下子就乱了。
“我说过我不签就是不签。”
她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大学生,连她期待已久的工作生涯都没享受到,怎么可能就嫁给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宦海龙腾,更重要的是她心有所属。
那样的距离,那样的姿势,简直暧昧到不行,让苏茉兮心慌得不行,脸红得彷如要滴出鲜红的血来。
她本想挪动身子,一只健硕有力的长臂将她娇小的身子一拉,猛地就贴了上去。
“你要干嘛?”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衬衫下烫人的温度,几乎要灼伤她。
晏律言不说话,大掌轻轻握住她几乎不盈一握的腰肢伊通吧,更过分的是还在她极度敏感的腰部上时轻时重的柔捏着。
他在她耳边吐出的气息像是带着催眠的药力,每每呼吸一下都让她感觉神经麻痹,腰部一路下游的手顿时惊醒了她。
她本能的想去推开他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荡的手,被晏律言抓住,十指紧扣。
苏茉兮看着那张近在眼前的俊颜,她想不到自己不过就是来替人相个亲,居然上演了真人版的羊入狼口。
晏律言薄凉的唇瓣已经游移到了她锁骨下,吓得她惊叫出声:“晏律言马曼琳,你不要太过分了。”
他对黑夜的适应能力很强,即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将她脸上的惊慌和害怕看得一清二楚。
她愤怒了,但是她并没有求饶,也没有妥协,那么游戏还得继续进行。
深邃得不见底的黑眸,从她滚烫的脸颊扫过,而后,一路往下,力学哥落在她起伏不定的胸前隆起处。
苏茉兮知道他的心思,脑子猛地炸开,急得眼泪都要哗啦啦的流出来,“不要……不可以……”
她越是挣扎粗气喘息,胸口处便越是起伏得厉害。
晏律言的目光落在那儿,停顿,突然就移不开了。
视线渐渐得变得幽深,仿佛危险即将迸发。
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苏茉兮又急又慌,下一秒,晏律言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覆盖了上来。
苏茉兮根本来不及反抗,怔得她差点呼吸都停住,脑子一片空白,只能隐隐感觉到唇上传来的吮力。
“唔……放……”她感觉到身子像要被抽空时,缓过神来,伸手猛地在男人坚实的后背上捶打了起来。
殊不知,她这般的动作不但不会打痛对方丝毫,反而是在撩拨他体内一直潜伏着的玉望诸侯ol。
晏律言觉得自己有些失控,对这具青涩的身体极度的渴望,将她奋力的捶打感而不理。
吻着吻着,他的手掌渐渐不安分的在她腰间游移往上。
他指尖的热度涌进苏茉兮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烧得她顿时口干舌燥。
“不要这样,我签,我签……”在神经紧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苏茉兮泪眼朦胧的出声求饶了。
“很好。”晏律言低哑的声音透着满满的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