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本间贵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诺基亚3300他只是迷恋我青春的美貌吗? 爱情黯淡无光-九库文学

浏览量:142

他只是迷恋我青春的美貌吗? 爱情黯淡无光-九库文学



“买早餐吗?”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低醇嗓音,放松的心神迅速绷紧。
带着警戒,她猛地回头,却差点撞进一堵黑墙,为了避免撞墙,她本能的伸出双手抵住那片墙,藉以稳住自己。
“啊,只差那么一点。”
墙头,不知是谁发出模糊的咕哝,小脸一愣,镜片后头的丹凤眼立刻往上望,却发现,眼前的哪里是道墙?
浓眉大眼、一脸桃花......站在眼前的,不就是几秒钟前被长舌妇们缠住的陌生男人
“是你。”史书黛蹙眉。“你跟着我做什么?”看着眼前高大到几乎将日光完全遮蔽的男人,她暗自提高戒备。
这男人是怎么自那群女人的禄山之爪下逃出来的?
还有,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跟在她身后,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连串的疑问在心头冒出,眼前的男人似乎也多了一分危险。
男人双手高举过头林建鹏,摆出无辜的笑脸。“嘿,你别误会,我没跟着你,只是正好和你同路罢了。”
“如果只是同一条路,为什么要靠在我耳边说话?我可不记得我们认识,而且严格来说,这是一种性骚扰。”看着那张迷人的笑脸,小脸上没有任何娇羞,只有吓人的严肃。
“性骚扰?”男人将话重复,彷佛是在思考这三个字的意思。“那种意思,就像你现在的举动一样吗?”黑眸下探,望着胸膛上的葱白小手jr樱木,薄唇咧出一抹更大的微笑洪天云。
呃,什么?
顺着黝暗的目光望去,史书黛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忘了收回来。
剎那,粉唇微微抽气,葱白十指像是碰着烙铁似的迅速抽回,白面粉似的嫩颊上瞬间染上一层薄薄的绯红。
“这不一样。”深吸一口气,她力持镇定,但残留在掌心的热度,却让心弦颤动了一下。“刚刚我以为你是墙,所以才会用手撑着,这只是--意外。”
“意外?”男人挑眉,刚锐的剑眉勾扬着说不尽的霸气。
“对,意外。”她抬起小小的下巴,迎视那对幽深的黑眸。“要不是你突然出声吓我,我的手也不会“被迫”碰到你。”
所以也就是说,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喽?
望着眼前看似书呆、迟钝,但实则口齿伶俐、睿智慧黠的小女人,男人不怒反笑,深邃的黑眸里浮荡着欣赏的波光,像极了夏日夜里的星河。
“你不喜欢我。”手插口袋,男人笃定地说。
“你错了。”她纠正他错误的想法。“你只是一个陌生人,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何谓陌生人?就是连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的路人甲。
即使外貌出众又如何?
无声无息的跟在一个女人身后,她没将他归类成“色狼”就不错了。
粉唇弯成一个不算是微笑的弧度,她转身就走,却因此没发现到,在她转身的剎那,男人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表情。
“我姓纪,单名一个纶,今年二十八岁。”男人立刻重整旗鼓,跟上她的脚步,然而史书黛却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将他的话置若罔闻。
此时,天空传来啾啾鸟鸣,几只燕子追着几只仓皇失措的彩蝶,迅速掠过前方的墙头,她抬头望了一眼,接着便再度直视前方,彻底将他当空气。
“我刚从国外回来,目前没有女朋友。”他不气不馁,继续自我介绍,可惜响应他的,仍旧是啾啾鸟鸣。
前方的天空,几只麻雀忽然打起架来,显然是为了某只小虫在争吵,不过这一次,史书黛头抬都没抬,方向一转,利落的拐进了另一条巷子。
“我的兴趣很多,嗜好也不少,重点是--”修劲的长腿忽然一跨,将彼此间的距离拉近。“我很会煮饭,也不排斥做家事。”
啪哒康美尔乐!
徐缓的脚步忽然停下。
“是吗?”史书黛终于有了反应,只见她一扫冷漠花虾金融,粉唇蓦地露出一朵轻浅的微笑,看得某人双眼一亮。
“没错,是男人的话的确不该让女人变愚蠢。”他兴奋的继续加强介绍。“我绝对不属于废物之列。”
伫立在斑驳的红砖墙前,她沈静仰首,幽静典雅的模样,让人不禁联想到恬静的文心兰。“看来你真的偷听了很久,偷听,也是你的兴趣之一吗?”
“我--”
“我不是坏人。”他郑重申明,一双长腿不住后退。
“或许,不过,你还满像是个变态的。”她不留情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变态?我今天可没穿大衣。”
即使面对危险,纪纶还是不忘幽默,但史书黛对于他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的态度,感到非常不以为然。
“你有十秒钟的时间在我面前消失,否则,我先祝你平安快乐。”
说完,果真开始倒数,一旁的小黑闻声,立刻压低前身发出狺咆,摆出预备姿态,彷佛只要听到一声零,就会飞扑向前,大开杀戒。
“好吧好吧,看来你今天心情不太好龚州网,那我们学校见了!”
眼见形势比人强,纪纶苦笑一声,立刻拔腿狂奔。
他的动作迅敏如豹,眨眼间便消失在巷口,然而他留下的话,却让史书黛不禁困惑。
学校见......这话是什么意思?
日当正午,史书黛徐步走进了校园里。
因为时届一年一度的春日舞会,学生们聚集在校园各处,热烈的讨论着当天的穿著和计划,校园内,欢乐一片,然而史书黛却只是静静的穿过热闹的穿堂,笔直走向东大楼的研究所教室。
迥异于一旁女大学生亮丽短俏的穿著,她的衣着显得相当朴实。
鹅黄色的连身长裙搭上一件淡紫色的长袖外套,看起来素雅大方,却没有透露出太多女性曲线,而乌黑亮丽的长发在发夹的箍制下,虽然整齐净雅,却也显得古板单调。
太过素雅的打扮,总是让她在人群中,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书黛!书黛!不得了了!”
“什么事不得了了?”该不会又是谁跑去整型了吧?
“就是国贸系那个新来的讲师啊!”华文青气喘吁吁的指着一廊之隔的国贸系,脸上有藏不住的兴奋。“上个月不是传出国贸系会新聘一位讲师,虽然有几个预定人选,但不确定是哪一位吗?”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系的事情谁会记得那么清楚?
史书黛随口回了一句,接着就从背包里拿出一迭手写数据,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打算把握上课前几分钟,在自己的论文上再添几个字。
基于人生计划,她决定在一年之内就拿到硕士学位,所以时间对她而言,非常的珍贵,因此对于好友的最新消息,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我知道他是谁了!”想起刚刚那惊鸿一瞥,一颗芳心立刻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刚刚我在办公室帮老师印资料的时候,看到广电系的主任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而那个男人就是当初人选名单中的其中一人,结果你猜,那个人是谁?”
“是谁?”史书黛非常配合的发出疑问,明白自己如果不假装好奇一点,好友一定会哩啪啦的卖出更多的关子,轰炸她的耳朵。
“就是纪纶!”一说到心目中理想的白马王子,一颗颗红色的爱心立刻自描绘得精致的水眸里飘了出来。
“纪纶?这个名字挺特--”放在键盘上的十指忽然冻结,她抬头,冷静的看向同班好友。“你说,那个新来的讲师叫什么名字?”
“纪纶!”怕好友又左耳进、右耳出,华文青非常好心的,用温柔陶醉的语调将名字至少重复了三次以上。
纪纶?
那个新来的讲师竟然跟今天早上那个变态同名同姓?
那我们学校见了!
想起今早男人留下的话,史书黛不禁蹙起了眉头。
虽然对于一个变态的一言一行没有必要理会太多,但是莫名的,那双深邃的黑眸却始终在脑海里萦绕不散,甚至,她还清楚记得他笑起来时,左边的唇畔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喀喀!
她用力的按了两下鼠标,打开论文档案。
不会的,那样的变态怎么可能会是教师?这一定只是巧合!
偶像要来自己的学校教书,教她怎能不兴奋!
顺着好友离去的方向,她正好瞥见一大群人经过教室外。
灿灿春日斜照,将走廊上的每个人都照耀得清楚,而站在人群中央,那高大挺拔的成熟男子应该就是好友口中的“纪纶”了。
深邃的五官、迷人的微笑以及高大的身躯,让他在人群中显得醒目,尤其那一身揉合着斯文与狂霸的气质,更让他显得非常与众不同,只是那张脸......
就是那张脸!
瞪着窗外那笑得惬意的男人,纤细柳眉隐隐抽动,史书黛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啊啊,原来你在这里。”彷佛一直在找寻着她,在两人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窗外的纪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以摩西分红海的姿态越过了身前人群,笔直的来到敞开的窗户前。“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一个上午不见,你好吗?”
不,她一点都不好!
瞪着窗外那张成熟性感的俊脸,史书黛只觉得自己的心头像是被人偷偷倒了沙土,咚的一声,迅速沈进了海里。
“老师,你认识她?她是谁啊?”人群中,不知是哪个女同学提出了疑问,结果下一瞬间,所有人全都看向她。
妒忌、不悦、蔑视、敌意不一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把锐利的刀刃,瞬间将她千刀万剐了好几遍。
抿紧粉唇,她极力忽视那些杀伤力极强的目光,笔直的瞪着那人群中央、笑得开心的男人。
透过镜片,她用眼神警告他,最好别乱说话,否则--
“对,我认识她,她是我的一位老朋友。”纪纶爽快回答。
他就像大方的大明星,爽快的承认彼此的关系,那喜悦中带点得意的笑容,让不少女同学立刻发出不敢置信的尖叫。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史书黛自然是迅速撇清关系。
认识他?老朋友
老天怜悯,她还没有衰到要跟他这个死变态有任何关系!
“你当然认识我,今天早上,我们不是才聊过天吗?”在众人困惑的眼神注视下,纪纶老神在在的将两人曾有过的“关系”搬了出来。
“你是说,我放狗咬你的那一段吗?”她冷笑,希望他还记得,自己是如何狼狈的逃走。
“那一段当然也是啦!”耸耸肩,纪纶笑容不减,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糗闻外泄。“吓到你是我不对,不过你狗也放了、人也骂了,难道你还没消气?”
“我说过,你只是个陌生人,对你,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皱着眉头,她不明白他所谓的“消气”是指什么,只当他是疯言疯语。
“不,你当然是对我有感觉的,你只是生气而已。”唇角一垮,他忽然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消气呢?”轻松几句话,立刻替彼此的关系染上暧昧。
瞬间,一双双黑眸在两人之间瞟来瞟去,就是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如果只是老朋友吵架,有必要放狗咬人吗?而且一个大男人也没必要这么委曲求全吧?
这种戏码,通常应该只会发生在“情侣”身上......
“我说过,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察觉众人的目光变得有些暧昧,史书黛心一凛,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踏入了某个陷阱里,瞬间面罩寒霜。
“可是你就是在生气。”
他哀怨控诉,而众人见她面色不佳,也点头附和。
眼看情况不利于自己,史书黛瞬间明白多说无益,只会愈描愈黑,因此直接切入问题核心。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唔,我怎么可能有什么目的,只是遇见老朋友,想跟你叙叙旧而已啊。”薄唇勾起,俊脸上又是无辜的微笑。
他趴俯在窗框上,高大的身躯几乎将窗框塞满味全每日c,那样帅气又性感的姿态,瞬间引来不少陶醉的目光,不过那对深邃的黑眸却始终只凝望着眼前的史书黛。
他的目光专注而坚定,彷佛在这个世界上只看得到她。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小脸冷到不能再冷。
若是没有目的,他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接近她,还故意抹黑彼此的关系。
只是她和他素昧平生,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接近她,何况以他的身分地位,若是想玩什么爱情游戏诺基亚3300,也该找个更性感一点的。
看着眼前高大又帅气的纪纶,史书黛发现,自己一点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不相信也没关系,不过我真的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看着眼前那张比起记忆中还多了一点女人味的小脸蛋,纪纶的目光变得好温柔。
七年了......他整整等了七年钱今凡,这一次,即使她又忘了他,他也不会放手了......
“这里没有其他人在,你不用再演戏了。”她不耐的撇开视线,无法忍受他的虚伪。“你我都清楚,我和你根本不是什么老朋友,如果你是因为今早我拿小黑吓唬你而不高兴,那我愿意对你道歉。”趁着四下无人,她索性将话说开。
这一路上,她不断猜测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却怎样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最后,她只能假设他是个心胸狭窄的男人,接近她,只是为了报仇。
“谁在为了那只“大黑”生气了?”霸气的剑眉微皱。“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心胸狭窄的男人吗?”她对他的印象就这么坏?
“谁知道。”她轻哼一声。“不过,你真的很像变态。”
他差点摔下楼梯。
“我也不过在你耳边说了句话,然后做了些自我介绍,这样就叫做变态”到底是谁心胸狭窄哪!
“没错。”斩钉截铁。
“嘿,在美国,亲脸颊打招呼可是稀松平常的事,可我连手都没碰到你,而你却说我是变态,会不会太OVER了?”
早知道含蓄也会被当成变态,当初他真该热情的跟她“招呼招呼”。
望着眼前那张诱人的粉唇,纪纶实在后悔自己太过体贴。
“OVER?”粉唇再度发出一声冷哼。“回家后,麻烦你拿把尺量量自己脸皮的厚度,我想,你会更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OVER。”她讽刺道。
“你这是说我脸皮厚吗,书书。”
“我说过,不要那样叫我。”柔徐的嗓音微微拉高。
“为什么?”他佯装不解。“难道你觉得这称呼不好听?可是我觉得不错啊,你听,书书,书书,书书......”
“你够了没!”她错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变态,而是无赖至极的变态!
提着笔记本电脑的小手倏地握紧,她开始用力深呼吸,就怕自己会一时冲动,拿计算机砸他。
砸死他事小,要是计算机里的论文因此而报销,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当然不够,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可以这样叫你一辈子高州仙人洞。”看着眼前因怒气而染上绯红的清丽小脸蛋,深邃的眼神忽然变得黝暗。
书书......
七年前,他也曾这么叫她,只是她失去了那段记忆,而那是--他的错。
一辈子?他的意思,该不会他要缠她一辈子吧
一抹黑暗迅速笼罩脑海,史书黛不禁感到晕眩。
“好。”吸气,吐气。“好。”揉揉额角,重拾冷静。“跟个无赖至极的变态没什么好争论的,那只是浪费生命。”她喃喃的说服自己。
“我什么时候又变成无赖至极的变态了?”
他听见了,瞬间露出苦笑,她却懒得理他,只想重回主题,把事情做个了结。
不可讳言的,她是个保守又严肃的人,不爱出风头,只喜欢宁静的生活,可自从他出现后,那份宁静却开始有了裂痕。
如果退一步可以摆脱他的纠缠,重拾宁静,那么她不介意吃一次亏。
“如果我愿意道歉,你可不可以别再缠着我?”她语气诚恳地问。
“这恐怕有感情上的困难。”俊脸上,又浮现那种邪邪的微笑。
她耐着性子问:“什么叫做感情上的困难?”
“就是--”
才开口,上方的楼梯忽然传来太过沉重的脚步声,纪纶本能抬头一望,正好看见一名老教授搬着一迭书步下楼梯。
那迭书就像一座小山,每一本都有三公分厚,老教授满头大汗吃力的搬着,每踏下一个阶梯,那瘦弱的身躯就重重的摇晃一下,心中才想着会不会发生危险,结果下一瞬间,老教授果然失衡的撞上一旁扶手。
失衡的重心和撞击力瞬间让书山崩塌,一本本厚重的书就像是滑落的山石,自上方啪啦啪啦的高速坠下。
“小心!”
眼看一本本有棱有角的书就要砸到眼前的可人儿,他毫不考虑的猿臂一伸,迈克尔奥赫立刻将人往怀里带,并迅速往后方退去。
他的一步大约是两级阶梯的距离,只要他能够安全踩住下方的阶梯,那么他绝对能够完美的演出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然而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怀里的可人儿会在他右脚悬空的那一瞬间,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不小心祸大了。
几乎是右脚踩空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眼看身体严重失衡,并且正以高速往下坠落,他立刻将双手分别护在怀中人儿的头颅和腰后--
砰!
嗨!想了解全文请关注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卫星号):九库文学,回复代号【师生】或者 本书代号【28020】即可阅读全文哦~

戳"阅读原文”,打开下一页!